辅助图形在博物馆VI设计的应用

上传:love52227 2022-06-23 15:44:26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被举报文档标题:辅助图形在博物馆VI设计的应用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ww.gwyoo.com/article/756973.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摘要:看到-认知-理解是受众接受视觉信息传递的基本过程,接受-认可-宣扬是信息价值体现的过程。上述两个过程主要是通过视觉传达设计理念下Logo设计、辅助图形设计等众多设计元素实现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的品牌VI形象设计“升级扩容”需求,为辅助图形在地域品牌VI设计中的创作方法和路径提供了良好平台。自治区博物馆辅助图形创作设计以铜鼓的圆形为大框架,通过平面构成的表达形式,充分融入博物馆提供的花山壁画、翔鹭纹、人面纹等纹样图案,辅以“中国红”主色调,将博物馆的品牌定位概念、历史文化传承功能和对社会大众的教育意义表现及传达出来,体现层次提升的高度和信息扩容的广度,在凸显民族特色的同时,又带有强烈的现代气息,体现视觉传达概念在品牌设计中的作用和价值。

关键词:辅助图形;VI设计;品牌价值

1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的演变历程及文化内涵

1.1演变历程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位于南宁,坐落在“半城绿树半城楼”的邕江湾畔。在民族广场东侧,是国家一级博物馆、省(自治区)级综合性博物馆,颇具壮族干栏式建筑风格的正门上书写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十个黑体大字,这是大文豪郭沫若先生的手迹。1934年7月博物馆正式成立,历经多年战乱、几度搬迁、三次更名,1958年3月改成现名,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广西独具特色的民族历史文化。馆藏文物(含古籍)达7万多件,时间跨度长达80多万年,是国内最早开创“馆苑结合”“动静相辅”模式的博物馆。

1.2文化内涵

华盛顿大学教授——著名博物馆评估专家玛丽·埃伦·蔓蕾说:“博物馆是‘书’,是一本非凡的作品,没有书,历史是寂静无声的,文学是沉默寡言的,科学是残缺不全的,就连思维和认知也会停滞不前。”自治区博物馆的87个春秋,踏出的每一步都与广西少数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紧密相连,馆内汉代贵县罗泊湾汉墓出土的羽纹铜凤灯、鎏刻文青铜器、羊角钟、纺织机具;83万多年前的百色手斧、新石器时代的大石铲、商代兽面纹铜卣;反映西瓯、骆越文化的兽纽铜柱形器、蛇蛙纹尊、提梁鼎、靴形扁茎短剑、几何印纹陶器等;宋代藤县中和窑出土的影青瓷;元明清时期的青花瓷;近代以来发生在广西境内具有较大影响的太平天国、中法战争、百色起义等革命文物,以及反映广西境内11个少数民族各个时期的生产生活文物——铜鼓、芦笙、绣球、壮锦……这一件件包含着非凡身世的珍贵历史文物穿越时空,传递着或骁勇善战或凄美动人或高贵典雅的动人故事与文化内涵,通过一件件藏品、一个个故事引领人们走进历史,走进民俗。

2历史文化背景下的辅助图形设计理念——意念内涵和美学价值

2.1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品牌形象发展现状

本案设计前,自治区博物馆使用的品牌形象标志是以馆藏重点文物羽纹铜凤灯为原型设计,优点是设计简洁,其形象已被市民认可,易于参观者辨识,但其也存在一些缺点:一是标志设计感不强,整体视觉效果较弱,不能体现艺术性;二是品牌形象延展性不够,缺乏辅助图形、吉祥物等系列展示博物馆文化内涵的文创产品,导致最具代表性的品牌形象缺失,已不能适应大众的审美标准和时代需求;三是难以体现其社会效益和价值[1]。

2.2“意念内涵和美学价值”的设计理念与辅助图形设计的创新

当前,设计理念呈多元化发展,东方传统审美与西式思潮共生共存,文化的互通与理念的碰撞展现出不同的设计风采,成为当代设计者的精神追求。以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品牌形象设计为主题的VI设计项目,是视觉传达设计者对历史文化的敬畏敬重,对传统文化传承发扬的责任担当。辅助图形在塑造品牌视觉体验中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其运用方法可分为视觉识别辅助和概念识别辅助。视觉识别辅助是在视觉上凸显品牌形象的归属感,满足视觉层次的美感,建立塑造品牌的体验感。从视觉传达方面来说,辅助图形除了表明品牌身份,更多的是丰富设计的层次内涵或烘托渲染氛围感,从而让品牌形象在应用展示时更具视觉效果,在使用产品时有更好的品牌体验感,使顾客看到这个辅助形象时能更好地理解标志内涵和品牌内涵,所以在标志的基础上衍生出的辅助图形就增加了画面的多样性和丰富度,使品牌更具延展性[2]。

3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VI品牌设计升级研究

自治区博物馆VI品牌设计升级既要思考创新,也要考虑继承、发展的关系。因此,设计升级的思路:一是在保存羽纹铜凤灯原标志图形的基础上,对标志图形进行艺术升级设计;二是对辅助图形和吉祥物要进行从无到有的创作设计;三是字体部分主要沿用大文豪郭沫若的题名字体进行创作。

3.1博物馆形象升级塑造理念

自治区博物馆辅助图形的创作设计以铜鼓的圆形为大框架,通过四方连续的表达形式,充分融入博物馆提供的花山壁画、翔鹭纹、人面纹等纹样图案,构成以圆润包容、山河锦绣、文脉相通为主题的辅助基础图形,整体中透着民族特色的包容性,局部中体现着民族特色的历史感。辅助图形的主色调为传统的朱红色,又称“中国红”,代表着喜庆、热闹与祥和,其中辅助色彩与主色调的颜色深浅变化设计使画面变得更加协调与柔和,寓意自治区博物馆未来的发展气势磅礴、不同凡响。通过对辅助图形进行系列化全新创作设计(见图1),一是衬托了标志图形的主题地位,发挥了辅助图形灵活多变,可整体、可部分、可延展和可自由组合的优势,增强了品牌形象的拓展空间,丰富了博物馆的文化内涵,弥补了自治区博物馆在品牌形象方面的缺失,满足了大众的审美标准和时代需求;二是充分体现了自治区博物馆在文物保护收藏和社会效益发挥方面的价值。同时,这种设计创作充分展示出馆藏文物与民族品格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两者有机结合,共同推动中国民族文化的发展。

3.2博物馆形象在VI设计上的衍生

VI设计作为博物馆形象的视觉传达载体,不能为了设计而设计,而应将馆内文化利用VI设计的手法展现出来,传达给参观者和来访者,这也是带动历史传播的重要途径。在辅助图形设计中,将设计元素最大限度地应用到如信纸、工作证、文件夹、圆珠笔、雨伞、遮阳伞、衣帽、纪念品等物件上,使其设计理念、艺术气息更接地气、更直观地呈现于博物馆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又以“沉浸式”的存在方式向外界潜移默化地传递着博物馆的工作特色、文化特色,时时刻刻向来访者、参观者传递着自治区博物馆的“过去、现在和将来”[3]。以工作证辅助图形应用设计为例,工作证是一个人在某单位工作的证件,具有简洁、快速、直接辨识的特点,具备证明工作人员身份的作用。设计中,将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的主色调“朱红色”作为工作证背面的底色,将Logo标志放置在视觉中心位,以大文豪郭沫若题写的馆名为落款,辅以红白色调的搭配,简单明了地传递出了博物馆的特色。工作证的正面,证件照占据着核心位置,体现着“以人为本”理念下的博物馆工作人员的精气神,证件照下方则清晰地标注着持有者的姓名、部门和职务,满足来访者快速辨识持有者身份的需求。这个设计替代了博物馆原来“白纸黑字”式的工作证,提升了博物馆工作人员的精神风貌,展现了博物馆工作人员专业、务实、精干的良好形象以及博物馆日常管理的严谨性、自律性和服务性等特征。设计时,为了更好地统一博物馆的视觉形象,工作证统一采用朱红色,将辅助图形的纹样局部放大进行设计而成(见图2)。图2工作证应用设计

4结语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的VI形象设计,成功实现了突出品牌标示性、辨识度、延展性的设计初衷,达到了馆方提出的“简洁、庄重、内涵丰富”的要求,视觉传达设计在自治区博物馆VI形象中的运用起到了提升博物馆形象和社会影响力的作用。本次设计既能折射出广西壮族自治区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魅力,体现出南宁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厚度,也为视觉传达设计在历史文化领域的应用开拓了思路,探讨了方法,积累了经验。

参考文献:

[1]肖君.走进广西博物馆——感受国家一级博物馆的文化内涵[C].博物馆免费开放的思考——广西博物馆首届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81-87.

[2]唐娜.偶遇还是必然?——当代设计思潮与中国传统美学刍议[J].艺术探索,2007(01):90-91+145.

[3]王悦.VIS中辅助图形的设计研究[J].明日风尚,2017(23):203.

作者:李旻羲 单位:广西艺术学院设计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