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次数:人次

网络文学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困境

摘要:中国当代“女性向”网络小说拥有着以女性为主的创作群体和读者群体,在面向女性阅读需求、展现女性意识的同时,在人物形象塑造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不足。本文主要从女性向网络小说中的言情类这一主流题材入手,通过对具体现象的思考,探究女性向网络小说目前所面临的女性人物形象塑造困境。

关键词:网络文学;“女性向”小说;人物形象;塑造

“女性向”这一概念源于20世纪传入我国的日本网络文化用语,原义为“面向女性的”,即指以女性为主要受众的文化产品,狭义上则指在逃离了男性目光的独立空间里,以满足女性的欲望和意志为目的,从女性视角出发、以女性自身话语进行创作的一种趋向,是网络空间的产物。[1]当“女性向”与中国当代网络文学结合时,这样一种面向女性读者、针对女性精神需求、甚至作者也大多数身为女性的一类网络文学,因其独特的审美与针对性的受众,长久以来占据着网络文学市场的重要地位。同时,女性向网络小说的流行,也被看作是当代中国女性意识崛起的一种象征。然而,在女性向网络小说蓬勃发展的同时,小说中对于主要人物的塑造,特别是对女性形象的书写,仍存在着诸如类型化、客体化等不足。从言情类网络小说这一主要的题材出发,其女性人物形象塑造的困境主要表现为书中女性人物的自我物化与附庸等现象。

一、言情题材中的女性角色

言情类小说是当代女性向网络小说中的最主要题材,通常以女性的视角出发进行叙事。言情小说的情节大多围绕着女主角与男主角之间的恋爱历程展开,二人通常在历尽艰辛坎坷后收获幸福圆满的结局。随着网络文化的发展,读者对言情小说剧情内容产生了更多期待,早期言情小说固定的剧情走向和套路化的设定已逐渐无法满足读者的阅读需求。于是,网络言情开始萌生出更多更加细致的分类,例如女主角带着现代人的思维游历古代世界、结识身为古人的男主角的穿越文,女主角与其他人物斗智斗勇、从而一步步实现身份地位爬升的宫斗文,一切以男女主角的恋情为中心、一切因素为恋爱服务的甜宠文等。言情题材的网络小说往往文笔细腻、深入人心,能够以女性视角为主体,为女性读者提供一种梦幻般的恋爱体验,满足读者对恋爱的想象,因而长期以来作为女性向网络小说中最重要的一种题材呈现。然而,在言情小说中,女性人物形象,特别是女主人公的人格特点在设定上有时存在着较为明显的问题。从常见的网络言情小说剧情来看,在女主角的身边通常会存在一位或数位男性充当保护者、拯救者、被依附者的主体角色。与此相对,文中的这位女主角则常作为被保护者、被拯救者和依附者,用来串联起整个故事情节,有时干脆沦为衬托男主角的“工具”,缺乏相对独立的人格。在此,我们以女性向网络小说言情题材中的甜宠与穿越这两个近年较流行的类别为例,对此进行具体分析。

(一)甜宠:自我物化与附庸

“甜宠文”是当今网络言情小说中最受欢迎的种类之一。顾名思义,“甜宠”即“甜蜜”与“宠溺”,指的是两种标志性的故事属性———其一,在剧情上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爱情历程须一帆风顺,或者只适当设置障碍和困难,以此促进男女主人公之间的互动,即给读者的观感须“甜”;其二,男主须对女主万般宠溺,专情不二。在甜宠文中,一切剧情发展都以促进恋情发展为目的。同时,在人物设定方面,男主人公的形象往往带有“禁欲”属性,只对女主人公情有独钟———此类极度理想化的恋爱模式能给予读者最大的想象空间和沉浸感。而对于女主的设定,则一般是“丑小鸭”“灰姑娘”式的平凡人物类型,有时带有悲惨出身背景这一“苦情”设定,需要一个完美的异性来无理由包容、无上限宠爱。这类形象具体例如《泡沫之夏》女主角尹夏沫,无论遇到怎样的事件,甚至发生深重的误会,在与男主角欧辰之间的爱情经历重重考验之后,男主角依然总是不离不弃地守护在她身边,包容她的一切优点与缺点———这种情节正是甜宠文的标准模式。甜宠文以其特有的情节模式给读者带来阅读体验上的“爽感”,从而具有了受众广、热度高的特点。例如2020年的阅文女频年度好书阅读推荐榜中,“高糖”成为最受欢迎的类型之一,其中阅读看点明显带有“甜文”“甜宠”标签的作品就有3部;[2]以女性向网络小说为绝对主流的晋江文学城网站,在其2020年12月22日正式上线的第四届“年终盛典”年度总结活动中,“历年标签盘点”下的“甜文”标签自2015年以来已经呈现一种热度飙升的趋势,“爽文”标签则从2017年起获得了大量热度;而自2018年以来,“甜文”与“爽文”两大标签已长久占据着热门标签的榜首。[3]另外,截至2021年2月,在晋江文学城网站“言情-甜文、情有独钟”的标签分类下方,已完成的作品中按照“作品收藏”排序,收藏数量排名靠前的作品中从标题便能体现出“甜宠”特色的有《他很撩很宠》《他那么撩》《咬定卿卿不放松》《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等。再以其中收藏数最高者《他很撩很宠》为例,观其章节内容简介,则有“陆总说,他这辈子,输给你了。”“为她一句话,他披荆斩棘,所向披靡。”等语句,从中可以透露出该类文章重点强调的男主人公“强大”“专一”“宠溺”等要素。而女主在男主的衬托下,则表现得如同宠物一般,犯傻犯错、喜怒哀乐都有男主包容,遇事总是需要依靠着男主、被男主全方位保护,并不具备独立的人格,却在小说的描写下显得柔弱可爱,全身心依附在男主身边。在甜宠文中,女主身上发生的一切剧情都围绕着男主和与男主的恋情展开,表面体现为甜蜜的“爱情”,然而若设想令女主剥离“男主”这一要素,这个角色则实际只剩下一具单薄的空壳———看似是男主每时每刻围绕女主,实则女主无法从男主周边独立出来。男性主导一切,而女性自甘成为对方的附属品、所有物,在甜宠文的这种套路里,男女主人公在恋情中的地位其实是相差极大、极不对等的,若体现为现实中的男女恋爱关系,则显得十分不合理:女性对男性百般依赖、男性对女性无底线宠爱,这种标准“甜宠”模式,正是女性在其中自我物化、自愿沦为男性附庸的表现。这种角色和剧情,在尤以青年、青少年女性为主的读者人群中,有可能对读者的爱情观和价值观产生不健康导向,对我国当代女性独立意识产生一定的阻碍。

(二)穿越:对落后观念的默认

穿越小说也是女性向网络小说里最受欢迎的类型之一,因其突破常规逻辑的幻想模式,在女性向网络小说中获得了经久不衰的热度。“在晋江文学城第四届“年终盛典”年度总结中,“穿越时空”标签自2009年至2014年一直占据着热度榜首。而2015年至2020年中“穿越时空”标签的热度虽相对之前有所下降,但仍然在女性向小说中占有重要地位。[4]“穿越”即穿越时空,此类小说的基本情节为身为现代人的女主人公通过某种机缘巧合(时间节点或特定事件),由自己生活的时代穿越至其他时空进行一系列游历,而在言情题材的穿越小说中,女主人公一般会与生活在此时代的男主人公产生一段恋情。在穿越小说中,“魂穿”与“身穿”是两种比较常见的穿越模式。“魂穿”即女主角的意识进入本来生活在这一时代的某人体内,代替原有人格的意识,例如《步步惊心》女主张小文,通过一场事故,原先现代人的意识进入了一位清朝贵族女子的身体中;“身穿”即女主角本人直接穿越到达另一时空,例如某书中女主艾晴,通过时空穿越机进入了一千六百年前的古代世界。穿越的另一种常见模式则是“重生”,即女主角在现实世界因某种原因死亡后,在另一个世界或时代重获新生,开始新的人生历程,例如《绾青丝》女主叶海花,其人在二十一世纪死后,重生为另一个架空年代国家“天曌国”人———尉蓝雪。在大部分穿越文中,女主角在穿越后的身份往往具有较高社会地位,并善于利用头脑中的现代知识在异时空开启一番奇遇,与该时空的“原住民”男主相识相恋。穿越文在言情小说中的模式以“今穿古”居多,女主人公一般是出生平凡,同时具有一定学识或能力的“才女”,例如身为现代都市白领的《步步惊心》女主张小文、身为现代中医学子的《歌尽桃花》女主谢怀珉、身为核能物理研究生的《迷途》女主高凌……然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当这些拥有现代思维、接受现代教育的女性穿越回古代世界后,她们头脑中的现代进步观念却未与古代社会产生冲突,反而不约而同地默认服从了古代世界男尊女卑、阶级森严的社会秩序,安然享受着既得利益,一身现代学识只沦为她们吸引异性、博得关注的工具,或者是谋取地位、跻身上流的手段。例如《绾青丝》中女主人公叶海花凭借现代舞蹈吸引异性的眼光、奠定人脉基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女主人公法庭书记员姚依依穿越后,竟成为后宅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的赢家等。身为现代进步女性的女主人公,在穿越时空后身处这样一个女性生存环境较差的古代社会,竟然丝毫未觉与之格格不入,反而“乐在其中”,这种对男尊女卑、阶级秩序的默认与融入,是不合情理的。相比之下,在2019年完结的高人气穿越小说《天才基本法》中,对于女主人公林朝夕的塑造则是相对理想和成功的:女主人公并非单纯穿越至古代世界,而是通过三次“魂穿”,回到了自己的小学、初中与高中三个时期,并通过穿越时空后对青春的再度体验和感悟,获得了人格的塑造与成长,弥补了过去的遗憾、扫除了未来的迷惘,同时在自我的不断完善中调和着与家人的亲情、在回到成年的现实后实现了学业上的理想,更收获了一段成熟的爱情。在这部小说中,女主人公被塑造得独立而成熟,能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与方向,并为之坚持不懈地努力,而爱情在其中则作为了女主人公成长的动力而存在,所起到的是积极的助力作用而非让主人公为之“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目标。对于其他女性人物,小说则塑造了重视学生学习而方式稍显不当的女教师、起初厌倦学习后而发奋向上的女同学等生动真实的形象。作为一部言情类的穿越小说,这部小说在对于女性形象的塑造上呈现出一次很大的进步,在具有积极意义的同时,也反映出相比早期的女性向网络小说,近年来女性向网络小说的创作者与读者群体中女性意识的觉醒与提升,另外也表明了其创作者与读者在阅读品味和审美要求上的提高。然而,目前“今穿古”的传统类型穿越小说毕竟仍占据着穿越类言情小说的重要地位,《步步惊心》《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小说仍是穿越小说中具有广泛受众的高人气经典作品,此类小说中对于女性人物塑造的困境仍然相对明显地存在,这种困境应当引起创作者与读者们的注意。

二、角色塑造困境原因探究

(一)传统观念的规训

文艺作品是现实的镜子,网络小说中的女性人物塑造困境,实际上也是部分现实的投射。此种困境在网络小说中仍然存在,首先可以归因于部分落后的传统观念的影响。古代中国社会具有强烈的男权色彩,男尊女卑的性别歧视现象在古时非常普遍,具体表现如“男主外女主内”家庭观、一夫多妻婚姻制、“三从四德”观念、以及长久以来把女性看作满足男性需求的玩物与传宗接代工具的错误认知等。直到今天,仍有部分人群未能正确地对待传统观念,没能完全摆脱传统观念中落后观念的影响,将女性视作地位低下的一方,甚至连部分女性自身也认为女性天生即“第二性”,男为主女为次。而在当代女性向网络小说中,这种认知倾向则表现为女性依附于男性、女性被男性过度保护、贬低女性等典型情节,以及对“傻白甜”女性人物的类型化塑造等。甚至不少以中国古代为背景的小说,在其情节中公然宣扬这种落后的男尊女卑性别观,其中一个来源正是目前部分人群未能完全根除的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随着时代的进步,虽然这种落后的观念已得到了国家和社会的普遍否定,然而在现实中,由于部分人群未能消除的落后传统性别观,女性的成长过程常面临着来自外部的种种规训,被要求温驯服从、年轻乖巧。“……人们要求她拥有女性的美德,教会她烹饪、缝纫、做家务……总之,人们促使她像她的女性长辈那样变成一个女仆和木偶。”[5]在被规训的同时,部分女性自身也按照落后的性别观念进行自我衡量与要求,这也是女性人物塑造困境出现在女性向网络文学中的原因之一。因此,面对相关境况,被落后观念裹挟的女性容易产生不完备的自我认知。当女性对处境感到不满而一时无从摆脱现状时,自我认识的不甚完备则导致了女性自卑心理的发展。类似于弗洛伊德的“阉割情结”,陷入这种自卑心理的女性,容易将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原因归结于自己身体器官的“不完整”,比之男性有所“缺陷”,从而引发自我贬低、自我厌恶的情绪。实际上,这种自卑心理是完全不必要的。男女两性从本质上看并无高下贵贱之分;甚至在生理上,虽然男性具有女性不具有的器官,然而女性实际上亦具有男性所不具备的器官,两性本是不同的个体,并不存在“缺陷”一说。当代女性要正视自己、认识自己,正常看待自己的弱点与局限,更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与实力。要努力超越和客服局限,同时应不断完善人格、提高精神境界,加强对自我的认识。身处现代社会的广大女性要明白并不应因性别而自卑,女性与男性在社会地位上是平等无二的。

(二)商业市场的引导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当下社会中商业市场对大众阅读倾向的引导也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在网络小说的创作和阅读环境中,读者兼具消费者的身份,读者喜好往往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作品的人气与经济效益———以常见于甜宠文、穿越文等言情类小说中的“灰姑娘”原型叙事为例,这种题材的流行就与商业市场和消费文化的推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文学作品作为“白日梦”的替代物,而“灰姑娘”原型叙事的受众是广大女性。在原童话中,身份地位与王子有着差距的灰姑娘,却通过自己的独特性格获得了社会地位优越、容貌过人的王子的爱慕,这样的情节满足了女性对于完美恋爱和婚姻的幻想,即渴望身份平凡的自己能拥有超越现实的梦幻恋情。于是身为女性的网络文学创作者在创作时,往往展现出自己关于理想恋情的构思(即“灰姑娘”式爱情),并通过这种叙事模式取得女性读者的情感共鸣,“灰姑娘”原型叙事下的网络小说便同时取得了商业市场上的成功与读者的好评。[6]在商业利益与读者偏好的推动下,越来越多创作者意识到了此类小说的优势,开始创造同类作品;而灰姑娘原型叙事下的小说则在大规模的跟风创作下逐渐同质化,形成了高度雷同的固定套路———描写浅表的人物关系和简单的故事剧情、获得即时的阅读快感,同一类型下的不同小说除了男女主人公设定不同之外,剧情略无差别———这就使此类言情题材小说逐步滑向了空有人气而缺乏艺术价值和思想深度的“小白文”范畴,又因其对真实恋爱关系的不了解、对两性关系的浅认知,不可避免地暴露出对于女性人物塑造的不足与困境等现象。再者,考虑到各大网络文学平台目前采取的“用户下沉”运营模式,往往将开发用户的目光投向诸多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使得身处该地区的部分文化水平相对偏低的用户逐渐被网络文学的这一叙事模式所吸引,模式化的“小白文”此时又通常以其通俗易读的特点收获此类读者的追捧、获得他们的消费支持,于是上述类别的小说便在商业市场和消费文化的推动引导下,逐渐占据了市场上的有利地形———常见于甜宠、穿越类言情小说中的灰姑娘原型叙事满足了大部分女性对于梦幻爱情的幻想,至于其他诸如“大女主”类叙事等言情小说则通过满足女性关于话语权和社会地位的幻想获得了市场上的成功,其发展过程与上述模式大致相似。以上即是网络文学消费环境中“爽文化”的体现。当文学作品拥有网络这一低流通成本的现代媒介之后,选择权就落入了大众读者手中。[7]读者在被众多标签定义的网络小说中筛选满足需求的作品,在阅读中获得“爽感”,为其贡献流量和金钱;热度高的作品在捕获读者的消费倾向后,同类型的作品在无形中被鼓励创作,同时获得资本的更多投入,得到更多被发现的机会,使更多读者获得“爽感”———如此循环,便对女性向网络小说的创作方向有了引导。然而,在追求“爽感”的同时,人容易疏于思考、懒于思辨,忽视了独立思考的重要性,忽略了同质化趋势下部分网络小说复制情节、丢弃深度的事实,被“冒犯”而不自知———女性向网络小说中对于女性人物角色塑造的困境,正是在这样的商业市场和消费文化的导向下愈发明显浮现了。

三、现象之下的发展道路探索

作为时下最为流行的网络文化之一,部分女性向网络小说中对于女性人物形象的塑造,所传递的价值观和性别观是较为落后的。面对这种现状,我们有责任对女性向网络小说的未来发展道路进行积极的探索。首先,网络文学在当下社会的蓬勃发展发展,离不开人民群众、文化市场和网络平台的支持。“保障妇女权益必须上升为国家意志”“让性别平等真正成为全社会共同遵循的行为规范和价值标准”在2020年联合国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最高级别会议上,我国已经表达出在对待推进妇女性别保障、落实性别平等目标上的坚定政治意愿。[8]在文化市场上,为了突破当下女性向网络小说中关于女性人物形象塑造的相关困境,使得女性向网络小说的创作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社会和网络文学平台要鼓励优秀女性向网络文学作品的创作,对市场进行严格把关,鼓励女性向网络小说题材、情节和人物形象塑造等方面的创作保持高度原创性,避免出现大规模的跟风写作、同质化产出,对于部分传递男尊女卑观念甚至公开传播厌女观念的文学作品,则不应当予以正面宣传。社会和网络文学平台尤其要结合当下时代特色和条件,传承和弘扬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而不是对传统文化和观念全盘接受和继承,传递落后、糟粕的一面,要能够扶持真正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茁壮成长,使其“叫好又叫座”,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此外,女性向网络小说中的角色塑造困境,与创作者和读者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志在《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了关于优秀文艺作品的认识:“优秀作品并不拘于一格、不形于一态、不定于一尊,既要有阳春白雪、也要有下里巴人,既要顶天立地、也要铺天盖地。”作为流行文化与娱乐文化产物的一部分,网络文学作品可以拥有与严肃文学截然不同的风格,创作者可以创作更为活泼个性的作品,但要努力提高自己的认知水平和审美要求,创作面向大众的文学作品时要发挥文学在意识形态建构上的重要作用,应努力传递进步观念,融入读者的真实生活,而不是与现实割裂,走向落后媚俗、低级趣味。同时,读者也要努力提高自己对作品的欣赏水平,要欣赏传递先进观念的优秀作品,给好作品以人气和市场。此外,在面对水平不一的网络文学作品时,更要正视自己的诉求、提高审美水平,选择具有积极和进步意义的优秀作品给予人气和支持,而不是甘愿沉迷于一时的阅读快感之中,在消费文化中随波逐流,而忽视了部分小说作品所传递的诸多不正确的价值观,助推网络文学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现象。

参考文献:

[1]郑熙青,肖映萱,林品.“女性向·耽美”文化[J].天涯,2016(3).

[2]艺恩咨询:2020年阅文女频年度好书阅读推荐榜_新浪科技_新浪网[EB/OL].[2021-5-2].

[3][4]晋江文学城.2020年终盛典,热门标签[EB/OL].[2021-4-11].

[5]西蒙娜·德·波伏瓦,郑克鲁.第二性Ⅱ[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5.

[6]程维.论网络言情小说中的灰姑娘原型叙事[J].成都师范学院学报,2015(6).

[7]章浩.从网络文学类型化看消费文化对文学价值的影响[D].杭州:杭州师范大学,2020.

[8]薛宁兰.妇女权益保障的国家意志:承诺与行动———从北京世妇会到“十四五”规划[J].妇女研究论丛,2020(6).

作者:吴丽楠

公务员之家VIP会员俱乐部

在公务员之家您可以分享到近期具有时事和代表性的各类文章,帮助你更加方便的学习和了解公文写作技巧,我们愿与您一同锐意进取,不懈的追求卓越。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期刊咨询 |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