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政治综合论文

上传:szlpy78 2011-01-17 17:35:00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被举报文档标题:自由主义政治综合论文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ww.gwyoo.com/lunwen/sxzz/sxzh/201101/413968.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论文关键词:储安平;自由主义;《客观》;《观察》

论文摘要:储安平是20世纪40年代一位重要的自由主义者的代表。本文拟对其英国特色的自由主义思想进行剖析,同时探讨其在《客观》《观察》时期的自由主义思想。《客观》时期的自由主义思想与《观察》有着继承关系,但二者因为处于不同时期,故政论也有很大不同之处。研究《客观》与《观察》是了解储安平自由主义思想必不可少的方面。

殷海光曾经说过:“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先天不足”即指自由主义并非中国土生土长的思想,而是美雨欧风吹进来的。实际上,从美国进口的自由主义与从英国进口的有很大差别。来自美国的主要是杜威的民主自由主义,可归纳为:一是实验主义的科学方法论,提倡像只是研究那样,科学地、分门别类地解决中国社会的各种具体问题;二是渐进的、点滴的社会改造策略,鼓舞一批中国自由主义者耐心地坚守文化教育阵地,从文化与社会的最基本改造做起;三是将民主的含义大大的泛化,推广到所有领域,使得纯粹古典自由主义具有了更广泛的社会属性。但是,对中国最有影响的是英制的自由主义,即英国人哈罗德·拉斯基的学说,其在中国有很多信徒,而且都是自由主义阵营中的中坚人物,如罗隆基、王造时、储安平、张君励等。拉斯基的费边主义是一种修正的自由主义理论,在保留自由主义基本原则的同时,力图与社会主义的平等公正原则调和起来,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思想体系。它试图调和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在空间层面上巧妙的调和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使之成为一个整体性的社会改造方案。这样对于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来说,几乎是一个盼望已久的福音,逐渐成为中国自由主义的主潮。“费边式的自由主义思潮对外并不拥护以富欺贫的自由贸易,对内也不支持自由企业;强调在政治文化上尊重个人,具有浓厚的个人主义色彩;提倡以多党合作替代多党竞争;在经济领域主张私人经济与国家经济,自由经济与计划经济的混合体。”

一、鲜明的英国特色

储安平在英国留学多年,英国的实用主义作风和自由主义传统深深地影响了他。留学生活丰富充实了他的自由主义思想,在中英两国的比较中更坚定了他的自由主义的信念,成为一名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常思考两个问题:第一,中英两国人民的性格,他们做人做事的精神,究竟有无相同相似之处?第二,多年以来,英国为一强国中国为一弱国,一强一弱的道理究竟何在?他带着探寻的眼光审视着英国的自由主义社会。作者细读了这期间储安平先生写成的《英国采风录》和《英人·法人·中国人》两部典型代表著作,对储安平自由主义思想中的鲜明英国特色做一个溯源。著作主要讲述英国的历史和介绍英国的自由主义政治传统。在开篇时,储安平即以赞许的口吻说:“英人公道精神的最高表现在他能容忍异己,尊重对方。赖有这种精神,英人才能保持他们千百年来种种政治的及公民的自由;赖有这种精神,在政治上才能完成两党制度,社会上才能和舟共济。”正是这种容忍异己、尊重对方的思想,日后成为《客观》《观察》时期储安平自由主义思想的一个重要内容。作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储安平的自由主义思想具有鲜明的英国特色。

在《英国采风录》中讲述英国的历史时,传屁股认为英国有着自由主义的悠久传统,是并世最民主的国家,英国人及其尊重自由。“在5世纪前的英国,英人尚无君王的制度。他们平时受治于若干社长,这些社长俱由民选。但若发生战事,势须有人统帅,故非有一个临时的首领不可。何人但当首领,则由许多社长抽签决定;一经抽定,即人人服从。若战争停止,这个临时的首领亦即还政与众,退而与其他社长无异。”细析《英国采风录》,储安平先生从王后、国会与议院、内阁与首相、贵族社会、法律、种族、英人性格与风度、乡村生活、女子与婚姻家庭等多个方面介绍英国,并且带有浓厚的对英国自由主义社会赞许的基调:“英国的言论素极自由,报纸对于任何政治上的人物,都可率直批评,毫无顾忌;独对王及王后,只褒不贬。一则英王虚权,既不负实际政治责任,自亦无可批评之处;二则王为国家元首,代表国家的尊严,故人民无有愿对王或后有一言之不敬。首相对于国家公务,虽大权独揽,而对英王的私生活,亦不欲干涉。”“按照英国法律,王后仍为庶民。关于财产上之权利与义务,按照1800年《君主私人财产法案》,后之身份与庶民无异,她可以控诉他人,亦可被他人控诉。

文中特别提到英国的大宪章,认为:“大宪章之目的在要求国王承认人民所已享有之各种权利与自由。大宪章内容所涉甚广,关于教会、封建制度、宪法、司法、贸易、赋税、森林、河流等,均有论及,其要点如下:(1)申述者的一般自由,对于选举主教之自由;(2)国王无权向人民征收索取其他任何贡金;(3)如有任何特别征税,须得分别召集之教士、大贵族、小贵族所举行之会议通过;(4)国王法院应在规定之地点举行,不得随国王个人之行动而游移不定,稗人民有案件起诉时,得在规定之地点举行之;(5)保障人民身体财产之安全及自由;(6)恢复旧日之巡回裁判制度;(7)郡官及一切官员均应通晓国家法律;(8)下级佃户及农夫亦受到大宪章之保护,贵族地主不得向渠等任意勒索,如国王之不得向贵族勒索然;(9)商人贸易,出人国境,完全自由;(10)前朝所没收之森林完全解放,一切河流开放,稗供公共航行,森林法仅施于住在森林以内之人”。

储安平把大宪章称赞为人权宣言,或是国王与人民之间所订之条约,肯定大宪章的历史价值在于标明:在国王之上,尚有法律,法律是国王所必须遵守的。此外,储安平肯定大宪章所发生之道德及心理影响极大,使人民有勇气反抗暴政,以维护自由。“英人无论是大人物或平民,都有他自己的权利,他们都尽其生命的力量卫护他们的权利。我的土地,我的财产,我被法律所给予的一切权利,无论国王、贵族,或其他人民,俱不得加以损害。’,住赞许英人有争取自由权利的勇敢精神,正是有这种不向不公正投降的勇敢精神,英人才能享受其合法的自由。储安平对英人对于自由与法律的理解也有深刻体会:“自由与守法在英国是相成的,不是相反的,盖英国法律之目的,在保障人民之自由而非缚束人民之自由。我们细读英国之通常法,即知英国之法律对于人民之生命与财产,无不详为保护。法律之内容既为保障人民之自由,故不守法律之行为亦即侵犯人民自由之行为,不守法律之人亦即侵犯人民自由之人。故在英国,争取自由的运动亦即为卫护法律的运动。英国之法治,分析言之,可得三义:

一、自君王以至庶民,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二、自君王以至庶民,受治于同一法律;

三、自君王以至庶民受治于同一法院。正因在法律之前能人人平等,故人人之自由始得合法之保障。

无论结社或集会,在英国都非常自由。一切公开的结社,固无须取得政府之批准。就是秘密结社,只要不触犯法律,政府亦不加干涉。集会自由在英人看来,是人身自由与言论自由之混合,人身自由与言论自由既神圣而不可侵犯,则集会自由,政府自应承认而无任何限制。所以在英国,无论政治的集会或非政治的集会,户内的或户外的集会,公开的或私人的集会,俱无须于事前报告政府而得其许可。’,交储安平对英国的政党也有深刻描述,并予以极力赞同:“国会以内议员言论自由,在国会以外,人民言论自由,无人敢出而侵犯。英国各党派恒派其职业的宣传员,四出宣传本党政见。”伽英人关于一切政治上发表的论见,例不构成犯罪之行为。英国的执政党有fairplay精神,与反对党互为表里而完成政治的游戏。在英人之观念中,诚有政治亦是一种游戏之感。这种fairplay的精神,发挥到了极点,就使社会一切都有是非,全凭理性而毫不诉诸感情。不将私人恩怨和个人的好恶渗人是非之中,不以一己的利害作为判别是非的出发点。;)从储安平《英国采风录》与《英人·法人·中国人》的分析中,清晰可见其对英国的眷恋与承认。他在英国留学时期的自由主义也逐渐成熟起来。

二、《客观》时期的自由主义思想

重庆《客观》周刊,张稚琴为发行人,主编储安平,编辑吴世昌、陈维樱、张德昌、钱清廉、聂给弩。储安平实际上只主编了十二期《客观》周刊,从第十三期起,改由吴世昌主编。《客观》是一个进步的自由主义刊物,在当时西南地区很有影响,是了解当时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言论的重要资料。

1945年抗战胜利后,对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机遇。知识分子希望国家能在和平的局面中走上健康的民主道路,所以纷纷创办刊物阐述自己对国事的看法。综合起来看,储安平《客观》政论大致有这么几个方面:一、对国民党的评价;二、对共产党的深入分析;三、对美国的态度;四、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看法;五、对内战的批评。

抗战胜利后不久,储安平对于国民党的批评比《观察》时期的言论要温和。他在《客观》的文章中总是以分析和劝告的语气谈及国民党的过失。他认为:“除共产党外,当时的中国绝大多数人还是关切国民党的,这不是基于任何理想和思想上的理由,而是基于现实的考虑。政治是一个现实,国家政治不能没有重心,而现在中国政治的重心就落在国民党身上,国民党有这种优越的条件而没有好好利用,实在是大可惋惜的事情。’,。同时,他分析“国民党有两大病症:一是腐化,二是缺少一种高度新陈代谢的作用。这两件事情互为因果,实际是一回事。国民党统治的腐化是不可否认的,也正因为在种种腐烂的覆盖下,使许多潜在的新生力量不易成长”。

储安平在《客观》时期对共产党进行了深人分析和理性评价。他认为:“我个人不相信共产党在最近的年月中取得政权,我认为目前的中国共产党是败事有余,成事不足。’,。储安平认为,共产党有她的长处,但也有的她的缺点。共产党的主要缺点,在储安平看来就是过于崇奉外邦,“一味视外邦为宗旨,丧失了自我的独立意识与独立人格,此处指的是共产党和苏联的关系。’,。但储安平认为共产党有吸引人的地方,第一是他的社会主义,第二是共产党有刻苦精神。他承认共产党在当时中国所获得的地位。对于共产党获取政权的途径,储安平寄希望于走和平的道路而反对革命的方法。

《客观》时期,储安平在涉及内战、国共两党的党争时,多次阐述过军队国家化的观点,他认为军队国家化是实现民主和宪政的起码条件。因为以武力相较的争斗是难以走上民主道路的。储安平认为:“我不相信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人民能获得思想及言论等基本自由,能实行真正的民主。凡是在一个讲究‘统制’、讲究‘一致’的政党的统治下,人民是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因之也不会有真正的民主的。’,他强调人类思想各殊,实为一种自然的人性,假如任何政党想使在他统治下的人民,在思想上变成同一种典型,这违反人性而为绝不可能之事。而人民有无思想言论的自由,又是一个国家或一个社会有无民主的前提。储安平受英国的影响极深,一生论政,常以英国的事例为典型,也常援引英国工党获胜的历史事实来教育国人。据此,他质问道:“因为唯有承认人民思想及言论的自由,始能真正实现民主的政治,然则吾人以此事衡量共产党,则共产党是否能容许今日生活在共产党统治区域中的人民有批评共产主义或反对共产党的自由?假如容许,则何以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在共产党区域中出版的报纸有任何反对共产党或批评共产党的言论,或在共产党区域中有何可以一般自由发表意见的刊物?’,。“共产党今日虽然大呼民主,大呼自由,而共产党本身固不是一个能够承认人民有思想言论自由的政党,同时共产党所谓的民主,是‘共产党的民主’,而不是我们所要求的‘人人可以和平地,出乎本愿,不受任何外力干涉,而自由表示其意见’的民主。’,。

目前,史学界对储安平主编的《客观》没有进行充分地研究。笔记查阅近年研究成果,似只有谢泳先生提到过,但也没有作系统发掘。究竟是何原因?笔者认为,《客观》与《观察》虽均为储安平自由主义思想的代表刊物,但两者处在不同的时期。前者是抗战刚刚胜利、国共斗争局面混乱的情况下,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希望国家能在和平的局面中走上健康的民主道路。政论主要内容的几个方面:一对国民党的评价,二对共产党的深人分析,三对美国的态度,四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看法,五对内战的批评,与后来《观察》时期那种事态明了下的政论有很大不同。笔者认为《客观》还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四、《观察》时期的自由主义思想

给《客观》撰稿的人后来多数成了《观察》的特约撰稿人。《观察》后来的许多读者也是由《客观》而来的。国内外学者对于《观察》的利用已经渐趋丰富,但仍有很大的空间值得探索。《观察》以独立、客观、超党派的立场对自由、民主不遗余力地鼓吹。《观察》政论大体上可以分为三部分:一是对国民党腐败政治的批评;二是对学生运动的同情和支持;三是对言论自由价值的维护;四是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态度。《观察》的创办和经营期间正是国共在战场上激烈决战之时。国民党不仅在军事上节节败退,政治上也日趋腐败,经济濒临崩溃,外交上更是对美国亦步亦趋。这一切引起了自由知识分子的强烈不满,他们纷纷撰文,抨击时局。同时,《观察》派学人提倡对科学与理性的追求。

储安平总结国民党20年统治是“失败的统治”到“一场烂污”。指出国民党“只知以加强政治的控制来维护其既得利益的政权”。大声疾呼:“要挽回党的颓局,当前的执政党必须赶快改变作风,换条路走,下大决心,大刀阔斧做几件福民利民的大事,以振奋人心。’,。储安平对美国在抗战时期给予中国的援助及中国人民对美国的感情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储安平强烈指出:“但是这种感情在过去短短的几个月中,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不满意目前美国种种对华做法(即指美军驻华和美国参加调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