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次数:人次

数字经济发展影响因素及策略

[摘要]文章以辽宁省为例,结合其发展现状和制约因素,运用灰色关联模型检验影响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并提出了具有针对性的策略建议,以期促进辽宁省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关键词]数字经济;灰色关联;数字化人才

近年来,互联网技术日趋成熟,催生了“云办公”“网红经济”“在线教育”“新零售”等新经济业态。数字经济的出现不仅打破了传统的消费方式限制,助推了供给侧转型升级,而且正向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以及相关生产领域发展,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新经济、新业态、新动能。依托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thGenerationMobileCommunicationTechnology,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型网络载体创新数字经济,不仅可以满足人们日常需要,还对国家经济和疫情后复工起到了积极作用。辽宁省是传统的制造业大省,众多实体产业拥有强烈的数字化转型需求,线上发展潜力和空间较大。因此,以现有产业为出发点,结合目前发展制约因素,因地制宜制定辽宁省发展数字经济的策略路径,积极促进新旧动能转换,是辽宁省实现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选之路。

1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及制约因素

1.1发展现状

1.1.1政策体系基本形成近年来,辽宁省颁布了众多支持发展数字产业和数字经济的政策措施,如于2020年10月发布了《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纲要》,并计划在“十四五”期间实现全省数字经济规模年均增长10%,到2025年数字经济规模占国内生产总值(GrossDomesticProduct,GDP)比重达45%,其中相关财政优惠税收政策更是为全省数字经济发展保驾护航[1]。1.1.2数字产业不断发展从省政府获悉,目前辽宁省数字化研发工具普及率高达75%,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到51.8%;建成全球首个5G应用汽车生产基地,工业机器人产业处于全国领先水平,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离岸外包收入居全国首位;信息领域高校院所30余所,高新技术企业总数1098家,数字经济发展潜力巨大[2]。1.1.3数字平台不断拓展从省工业和信息化厅获悉,辽宁省云企业已超2万户;多个项目入选国家网络安全技术应用试点示范、互联网融合发展试点示范等项目[3]。与此同时,辽宁省与腾讯、阿里巴巴等20余家国内知名电商和平台联合打造政务服务综合平台、智能医疗影像平台、农商线上服务中心等,共同推动辽宁省数字经济全面发展[4]。

1.2制约因素

1.2.1科技创新能力不足科技创新能力是辽宁省产业升级提效和技术进步的重要制约因素。2019年,全省研究与发展(ResearchandDevelopment,R&D)投入强度为2.04%,低于全国投入强度,与发达省市仍具有较大差距。一些重点核心行业的数据资源未能得到高效的开发和利用。1.2.2制造业数字化水平较低辽宁省实体经济中,传统制造业占比较高,但其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中段,企业智能制造单元和生产线、数字化车间建设应用程度较低,工业细分行业信息化程度参差不齐。大部分企业缺乏数字化改造动力,生产端智能化、网络化和数字化程度较低。1.2.3数字经济相关人才匮乏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大量专业、高素质跨界人才,辽宁省虽是教育强省,但大多集中在理论研究和生产研究方面,从事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专业的复合人才较少。

2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关键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文章结合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及制约因素,选定了8家线上企业和7个因素指标,运用灰色关联模型,用灰色关联度来衡量各指标间的相互作用程度,综合研判影响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

2.1模型构建

2.1.1影响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选择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过程中,企业作为经济主体,必然与资金投入、外部环境等要素相互作用。根据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及制约因素,假设如下7个因素指标,其中外部关键影响因素为税收负担和融资,内部关键影响因素为科技创新、人力资本、销售成本、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并形成如下矩阵:式(3)中,ρ为分辨系数,在(0,1)内取值,遵循多数研究做法取值0.5。2.2数据来源通过筛选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典型上市企业,共获得奥维通信、荣科科技、东软集团、晨鑫科技、聚龙股份、大商股份、兴齐眼药和出版传媒8家企业2017—2019年财务报表中所载相关数据,计算比较7个序列指标。因大商股份缺少研发和人力投入,所以剔除该公司这两项比较序列指标。

2.3结果分析

2017—2019年8家企业数字经济发展关键影响因素及其发展指标序列关联系数和关联度结果如表1所示。由表1可见,关联度排名靠前的为人力资本和科技创新指标,且均为内部因素。关联度处于0.60到0.70之间的内部影响因素指标有销售成本和无形资产,外部影响因素为税收负担与融资成本。关联度最低的则为固定资产。分年度来看,内部影响因素关联度较高且基本稳定;外部因素中,融资成本的关联度水平近3年呈现明显上升趋势。表2列示了各企业数字经济发展关键影响因素与发展水平指标之间的关联度数据。从企业角度分析可以发现:首先,影响因素中,科技创新、人力资本、融资成本与企业数字经济业务发展的关联更大,其中有6家企业融资成本与企业数字经济业务发展关联度超过0.70,科技创新与人力资本分别有4家和5家企业与数字发展关联度超过0.70。其次,在数字经济发展中,不同主营方向的企业指标因素也有所差异。奥维通信、荣科科技、东软集团主营通信、软件等平台化业务,更依赖研发投入、人力资本和无形资产投资;晨鑫科技与聚龙股份更侧重于互联网游戏、金融及服务运营业务,人力资本与融资成本对其发展影响较大;大商股份、兴齐眼药、出版传媒分别为商贸企业、医药类企业和图书出版企业,属于利用线上平台和窗口销售线下产品的企业,这类企业数字业务的发展与销售成本因素关联度较高。

3推动辽宁省数字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

3.1加大科技创新投入力度

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必须发挥科技进步在引导和支撑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决定性作用。辽宁省政府应设立数字经济专项财政扶持资金,对科技含量高、带动作用强、效果显著的科技项目给予连续重点支持。

3.2建立与数字经济相关的优惠政策及产业基地

发展数字经济不能仅针对单一产业,而是应当围绕数字经济各发展环节合理布局财税政策。辽宁省政府为地方政府,虽然没有税收立法权,但可适度利用税目税率调整权实施适当的优惠政策。借助财税政策,积极建设辽宁省数字经济特色产业基地,设立、培育、创新并发展具有当前“双循环”特色的数字经济项目,待基地企业及项目数字经济发展稳定后,再择机撤出财政资金。

3.3加强培养和留住人才

支持高校加强数字经济相关专业和课程建设,促进“双一流”建设与区域数字经济协调发展;加强人才引进,对辽宁省的线上经营从业人员加强职业教育,优化人才结构;提高人才待遇,可通过设立“数字化人才培养基金”对企业及人才的培养给予大力扶持;政企联合大力推动数字化人才培养体系建设,为市场输送数字经济应用型人才[5]。

主要参考文献

[1]高贺,陈玥含.辽宁打造数字经济1.0版[J].东北之窗,2021(3):36-37.

[2]孙大卫.“十四五”期间数字经济规模计划年均增长10%[N].辽宁日报,2020-10-19(1).

[3]招标采购导航网.“互联网+”为辽宁工业插上智慧的翅膀[EB/OL].(2019-10-18)[2021-09-16].

[4]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数字辽宁发展规划(1.0版)的通知[Z].2021.

[5]陶媛慧.助力推进辽宁制造向辽宁智造转变[N].友报,2021-02-26(3).

作者:秦缘 周鲜华 单位:沈阳建筑大学

公务员之家VIP会员俱乐部

在公务员之家您可以分享到近期具有时事和代表性的各类文章,帮助你更加方便的学习和了解公文写作技巧,我们愿与您一同锐意进取,不懈的追求卓越。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