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调查问卷五篇

时间:2023-01-04 23:04:15 版权声明

社区调查问卷

社区调查问卷篇1

为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摸排工作的顺利开展,切实提升辖区内群众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及黑恶势力的深度认知率和知晓率。按照区扫黑办工作要求,我社区组织社区工作人员对市场、居民点、学校周边等人流密集场所开展了扫黑除恶问卷调查填报工作。 

      问卷调查以不记名、通过问卷调查了解“扫黑除恶”工作开展情况百姓的知晓率,以及社区居民对扫黑工作的意见建议等相关方面内容共计10个问项。

在调查中,居民群众认真阅读答卷,真实表达看法及建议,工作人员适时对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情况进行面对面的宣讲,增强了居民积极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坚定决心。受访群众向走访人员表示,目前社治安情况良好,未发现黑恶势力现象。 

     此次活动向居民代表发放问卷20余份,加大了扫黑除恶斗争的宣传力度,进一步提高了群众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知晓率,充分调动了居民群众参与扫黑除恶行动的积极性、自觉性,通过摸排调查能更好的了解地区居民的真实想法,让“扫黑除恶”工作更加深入民心,营造了全社会扫黑除恶的浓厚氛围,也能让居民提高有价值的线索,有效遏制黑恶势力的苗头。

通过对发放的调查问卷的综合分析,其中关于26类涉黑涉恶内容的知晓率不是很高,群众对这项斗争的重大意义不是特别了解,下一步我社区准备通过入户走访深入宣传,深度讲解来提高此两项内容在群众中的知晓率,使得群众更深层次的了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意义,使人民群众更广泛的参与到这场人民战争中。 

社区调查问卷篇2

【关键词】 地震;精神卫生;心理社会;能力;横断面研究

中图分类号:B845.67,R192 .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6729(2011)002-0102-05

doi:10.3969/j.issn.1000-6729.2011.02.006

Post-earthquake mental health and psychosocial support(MHPSS)capacity of health

facilities in some areas in Sichuan:Questionnaire survey and key informant

interview with grassroots health professionals

LIU Jin1,GUAN Li-Li1,XIANG Hu2,WU Xia-Min1,MA Ning1,

LIANG Xiao-Qiong2,WU Bao-Ming1,MA Hong1

1Peking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Key Laboratory of Ministry of Health(Peking University)Beijing,1001912Sichuan Mental Health Centre,Mianyang 621000,Sichuan Province,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MA Hong,mahong@bjmu.省略

【Abstract】 Objective:To explore post-earthquake mental health and psychosocial support(MHPSS)capacity by psychiatric hospitals,and township health centers and village clinics in some extremely hit and severely hit areas in Sichuan.Methods:Referring to definition and levels of mental health and psychosocial support defined by the Inter-Agency Standing Committee of UN,a questionnaire consisting of basic information and current services of health facilities,MHPSS training and teaching materials in the past two years,and willingness and feasibility to provide MHPSS was developed,and 30 doctors from 1 county-level psychiatric hospital,1 town-level psychiatric hospital,5 township health centers,and 5 village clinics were surveyed.Ten of them were interviewed to explore their occupational experiences,the earthquake influence on the health facilities,the experiences and feelings of learning and providing MHPSS.Result:There were 0.68 psychiatrist/100,000 population and 0.83 psychiatrist/100,000 population in county level and town level respectively.There had been no pre-quake training on MHPSS,11 doctors got(1~7)days(median=2 days)of post-quake training,but unleveled,with insufficient teaching materials or reference books.Only 19 doctors could have time to provide MHPSS,and possible hours would be(6.9±2.5)hours/week.The county-level and town-level psychiatric hospitals had to manage the pre-quake inpatients,and admitted post-quake new cases.The county-level psychiatric hospital conducted some patterns of public mental health education.Only 2 township health centers provided 20 persons/month outpatient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Psychiatrists had not been trained in psychological crisis intervention,and had not had experience to deal with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before the earthquake.Non-psychiatric physicians felt that their capacity of providing proper MHPSS was quite limited.The township health centers only had valium as the basic psychotropics.Buildings in health facilities were damaged by the earthquake,which was especially reflected by collapse of a whole ward building in the town-level psychiatric hospital.Conclusion:Post-earthquake MHPSS capacity by health facilities in county and lower levels is extremely limited in Sichuan.It is suggested that in the future the relevant professionals be trained in more practical and specific ways in different levels,the township health centers and village clinics be authorized to use basic psychotropic medications,and disaster-resistant level be strengthened while building new or altering old psychiatric hospitals.

【Key words】 earthquake; mental health; psychosocial; capacity; cross-sectional studies

(Chin Ment Health J,2011,25(2):102-106.)

人为或自然灾难后的救援是复杂的工程。联合国机构间常委会(The Inter-Agency Standing Committee,IASC)于2007年制定出《紧急情况下的精神卫生和心理社会支持指南》[1-2](以下简称《指南》),为救援人员和社区计划、建立并协调最基本的多部门救灾工作提供指导。《指南》将灾后的精神卫生和心理社会支持(mental health and psychosocial support,MHPSS)定义为旨在保护或促进心理社会安宁和/或预防或治疗精神疾病的所有当地或外部支持。列出的服务范围包括四个层次,即①基本服务和安全(如食品、帐篷和防疫措施);②社区和家庭支持(如寻人和帮助家庭团聚、正式或非正式的教育活动);③有针对性的非专科服务(如由初级保健人员提供的心理急救、基本精神卫生服务);④专科服务(如治疗严重精神疾病)。灾后救援是多部门合作、分层次的服务,其中③和④层次的服务需要卫生部门人员参与[1]。在《指南》中,建议对于卫生部门MHPSS能力的评估需包括初级保健和精神病院的能力和基本精神科药物。为了解四川5.12地震后部分极重及重灾区医疗机构提供MHPSS的能力,2009年2月本项目组调查了安县、什邡市和三台县、绵阳市的部分医疗机构和医生的情况。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取方便抽样的方法。 以极重灾区(绵阳安县、德阳什邡市)和重灾区(绵阳三台县、绵阳市游仙区)的医生为目标人群。共分级调查来自县级精神病院1所、乡镇级精神病院1所、乡镇卫生院5所和村卫生室5所的医生。并对其中愿意并有时间交谈的医生进行深入访谈。

1.2 工具

参照联合国机构间常委会对MHPSS的定义和分级自编问卷,内容包括卫生机构基本信息及目前提供服务的情况,近2年接受MHPSS培训及教材和参考书的情况,提供MHPSS的意愿及可行性,目前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访谈提纲内容包括个人从业经历、地震对医疗机构的影响、学习和提供MHPSS的经历及感受等。

1.3 实施过程

在临时板房医院内,研究者去医生的办公室或诊室,经过医生的口头同意后请他们填写自编的问卷。

深入访谈是由同一访谈者完成所有访谈。每次访谈持续约1小时。如果办公室或诊室里不方便访谈,则在院子里访谈。研究者在访谈中做笔记。

1.4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13.0进行统计分析。针对计量资料,进行正态分布检验,对符合正态分布的应用均数和标准差进行描述,采用t检验比较两组间的差异;对不符合正态分布的应用中位数(M)描述,采用秩和检验比较两组间的差异。针对计数资料应用具体例数进行描述,因总例数<40,采用费歇尔精确检验比较两组间的差异。针对定性访谈,将笔记中的每句话进行编码,归入从业经历、地震对医疗机构的影响、学习MHPSS的经历和感受、提供MHPSS的经历和感受等类别。然后按照研究目的,着重分析医疗机构所受地震的影响,以及提供MHPSS的能力,包括所受培训的数量和内容、人力资源、基本药物、服务需求、工作量等因素之间的关系和对能力提供的影响。

2 结 果

2.1一般情况

共计30名医生参加了问卷调查,其中男性23名,平均年龄(39.4±13.3)岁,从业年限1~42年(中位数(M)为12年)。极重灾区组和重灾区组的医生在所有变量上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1)。共对10人进行了深入访谈,包括县级精神病院的院长1名(男性,从事精神卫生专业25年),乡镇级精神病院院长1名(男性,从事精神卫生专业6年,原为外科医生,近6年从事心理咨询工作),乡镇卫生院医生8名(其中男性7名,从事精神卫生相关工作,即灾后心理咨询共1年)。

2.2医疗机构提供MHPSS的能力

2.2.1精神科医师在辖区内的人口比例

县级精神科医师的人口比例为0.68/10万人,乡镇级精神科医师的人口比例为0.83/10万人(表2)。

2.2.2已接受的培训

在地震前,所有人员均未接受过任何与灾后心理变化及处理相关的培训。截至2009年1月,共有11人接受过1~7天(中位数2天)省、市或区级的培训,培训内容为灾后心理干预、灾后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的干预、如何应对有遇难家属的人或放松技巧等。全部11人均有兴趣看培训教材。有4人列出记得住的教材或参考书名称,并评价其适用性:《灾后心理卫生服务技术指导要点》(大部分适用或完全适用)、《灾后儿童心理救援》(完全适用)、《精神卫生核心信息和培训手册》(完全适用)和《医学心理学》(少数内容适用)。

2.2.3提供灾后MHPSS的主观意愿

有27名医生表示在条件允许时愿意为受灾群众提供灾后服务。

2.2.4提供灾后MHPSS的现状

个人可投入的时间:有19人表示有时间为受灾群众提供服务,其中有7人列出每周可提供服务的小时数,平均为(6.9±2.5)小时/周。

医疗机构提供灾后服务的情况:县级和乡镇级精神病院除继续管理地震前的住院患者,还收治震后的新发病例,包括应激相关障碍患者。县精神病院通过心理卫生知识讲座、义诊、发放宣传资料、新闻报道等方式开展心理健康宣传教育。只有2所乡镇卫生院提供灾后心理服务,目前门诊量约为20人/月,方式为心理咨询。开展心理健康宣传教育的主要方式为发放宣传资料。

2.3 深入访谈中反映出的主要问题

2.3.1医疗机构也受到地震的影响

地震对医疗机构有不同程度的破坏。尤其是极重灾区的乡镇级精神病院受到极大破坏,除门诊外,整个医院的其他建筑全部倒塌。医务人员顾不上自己的家庭,先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后在板房中继续治疗原住院病人95人,同时还不断收治与地震有关的新发病例。由于临时住所及周边环境中存在大量的木棍、铁丝、绳索等物品,造成冲动攻击和自杀自伤的危险性加大,加上临时板房不够高,病人很容易上到房顶后外走,给护理工作带来极大压力。

2.3.2服务能力有限

县级精神病院有精神科医师10名,基本没有受过心理危机干预培训,没有治疗PTSD的经验。乡镇级精神病院的精神科医师数量严重不足,4名精神科医师面对100多名患者的诊疗及值班任务,感到压力过大。地震后曾有1名来自外院的大学毕业两年的住院医师每周来一次作为外援,但并不能起到实际作用。由于床位有限,不得不对某些需要住院的新发病例仅进行门诊处理。乡镇卫生院的精神科药品单一,除地西泮外无其他精神科药品,肌注氯丙嗪仅用于麻醉前用药,不作为精神科处理用药。基层医生虽然看到有大量的受灾群众需要MHPSS,从医务人员的天职出发也愿意帮助他们,但是由于学历普遍偏低,在地震前没有受过心理危机干预的培训,缺乏灾后危机干预的教材和参考书等诸多因素,觉得自己能力有限,无法给受灾群众提供到位的服务,甚至害怕由于自己的理解错误或处置不当,反而给受灾群众造成二次伤害。另外,由于基层医生承担医疗网底的工作,工作内容多,工作量大,在客观上难有较多的时间用于提供MHPSS。

3 讨 论

本研究发现的县级精神科医师的人口比例(0.68/10万人)和乡镇级精神科医师的人口比例(0.83/10万人)均低于2008年全国精神科医师的人口比例(1.35/10万人)[3]。在没有灾难时,按这样的人口比例提供常规精神卫生服务尚且人力资源不足。在地震后,如果按照震后3个月PTSD患病率为7.2%[4]推算,县级和乡镇级精神病院需要分别诊治PTSD患者10.6万和3.5万。面对如此数量庞大的患者,14个精神科医师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MHPSS是分级服务,各级所涉及的人员和服务内容不同,需要的培训也不同。为了提供优质服务,最好在灾前做好人员的技术准备,即需要充分的备灾[1]。本研究发现医疗机构人员在灾前未接受过任何相关的培训,在灾后仅有11人接受过培训,但培训时间短,且未按照内容进行分级培训,属于无计划的培训。另外,教材和参考书严重不足,基层人员不得不将针对性不强的《医学心理学》作为参考书。

按照MHPSS的服务分级,本研究中的对象应该承担的是有针对性的非专科服务(如由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和村医提供的心理急救和基本精神卫生服务)和专科服务(如精神科医师对严重精神疾病的诊治)。但是因为培训严重不足,非精神科医生并不具备提供心理急救和基本精神卫生服务的能力,县级精神病院的精神科医师也缺乏诊治PTSD的技能。少数乡镇卫生院只提供20人次/月心理咨询,这种工作量也反映出基层供方的服务有限。

医院作为治病救人的场所必须具有高度的抗灾能力,包括硬件条件,以及接受过培训的人员和应急程序等软件条件。面对全球日益增多的自然和人为灾难,世界卫生组织(WHO)号召各成员国建设可以抵抗地震及其他灾难的医疗机构,并将2009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定为“挽救生命加强医院应对紧急情况的能力”[5]。本研究中也见到精神病院病房全部倒塌、造成住院护理工作压力极大的情况。WHO西太区办公室已发行了相关手册《医院应该免受灾难侵害:降低风险,保护医疗设施,挽救生命》,对各项建筑指标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4 未来研究方向

本研究仅调查了医疗机构和医生的情况,未涉及其他供方的服务能力现状、不同部门间的合作现状,亦未涉及医务人员自己作为受灾群众的因素,已发现人员数量不足、培训严重不足、提供的服务有限及医疗机构的抗灾能力差等问题,说明地震后医疗机构提供精神卫生和心理社会支持的能力极为有限。建议今后对县级及以下精神卫生机构人员、基层卫生工作者和社区服务人员开展实用的和有针对性的分级培训;采取措施改变基层卫生机构缺乏基本精神科药品的现状;在新建或改造精神病院时,加强硬件的抗灾强度。

参考文献

[1]The Inter-Agency Standing Committee.IASC Guidelines on Mental Health and Psychosocial Support in Emergency Settings[OL]. Geneva:The Inter-Agency Standing Committee,2007:1-19(2007-12)[2009-09-03].http:∥省略/iasc/pageloader.aspx?page=content-products-products&sel=22.

[2]Wessells M,van Ommeren M.Developing inter-agency guidelines on mental health and psychosocial support in emergency settings[J]. Intervention,2008,6(3/4):199-218.

[3]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2008年各类卫生机构人员数[M]. 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09:24-27.

[4]汪向东,赵丞智,新福尚隆,等.地震后创伤性应激障碍的发生率及影响因素[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13(1):28-30.

社区调查问卷篇3

【关键词】 南关区;居民健康素养;监测;调查分析

文章编号:1004-7484(2013)-02-0937-01

2012年,长春市南关区被确定为中央补助地方健康素养相关行为监测项目监测点。为了科学准确地评价南关区居民健康素养和控制烟草流行水平,对监测结果进行有针对性的健康教育综合干预,南关区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了15-69岁人群常住人口居民健康素养相关行为问卷调查。

1 监测工作科学严谨、有效开展

为普及健康素养基本知识与技能,倡导健康生活方式,提高居民健康素养水平,南关区做为健康素养监测项目监测点之一,成立由区卫生局、疾控中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街道办事处健康教育工作人员组成的监测调查组。同时,开展监测项目调查工作培训会,明确监测工作的安排和要求,讲解健康监测工作流程;明确入户调查、质量控制、收集审核、监测数据评估等工作要求。

2 调查方法,确定调查对象

2.1 居民健康素养监测,采用分层多阶段整群随机抽样的方法,每个监测点抽取3个街道,每个街道抽取2个居委会。

2.2 监测点绘制被抽中的居委会详细地图,采用片区划分法,不间断行动路线,不打破路段,拟定出发点后顺时针右转行动,调查员以“S”标识出发点,用“X”标识单户型住宅位置,用“”标识多户型住宅。对每个“X”获“”连续编码,并在框下标出可以识别该地址的几号(如见储物编号,优质户的楼层数和每层的户数)。确保调查区域绘图里包括所有的家庭户。

绘制片区划分手绘图的同时,列表人员记录调查区域内所有的家庭户,完成居委会家庭户的完整列表。通过简单随机抽样,对每个居委会抽取70个家庭户。

2.3 经kish表法,从抽中的每个家庭户中抽取1名15-69岁常住人口作为问卷调查对象。由调查员入户问卷调查。

3 完成入户问卷调查

南关区被抽取监测街道为自强街道(路北社区、庆利社区)、南岭街道(百屹社区、恒安社区)和幸福乡(红嘴子村)。基线调查工作中,自强街道位临南关区主要商业圈,人口流动频繁;南岭街道为老城区,常住居民多数为年龄较大,部分超过调查范围;幸福乡正在建设中面临八一村拆迁问题,而调查监测红嘴子村,存在改建道路不通行、绕路等问题。同时,在现场调查工作中,调查人员遇到天冷路滑、调查对象难找、入户困难、调查对象不配合等困难。南关区在上级领导和工作人员的相互配合和共同努力下,严格按照《全国居民健康素养监测方案》要求,对抽取样本户中符合调查要求的常住人口,采取入户调查的方式对调查对象进行现场问卷调查。为配合调查对象工作方便,项目调查员利用双休日及工作日外时间(早6-8点,晚17-21点)开展入户调查,圆满完成了监测项目问卷调查工作。

4 科学严谨,做好质控、数据核查

南关区严控问卷调查质量,对监测工作的任一环节采取严格的质量控制措施,使调查数据尽可能客观反映真实。

4.1 现场问卷调查情况均留有影像资料。

4.2 现场问卷调查结束后,由调查员现场质控。

4.3 问卷统一收回后,质控员对问卷进行100%核查。

4.4 由项目组抽查问卷,进一步加强问卷调查质量控制。

4.5 在此基础上,采取固定工作人员、固定计算机填报,及时有效报送项目信息数据。

5 监测结果评估

国家健康素养监测项目,南关区监测点基线筛查6000余人,层层抽样后,最终完成全国居民健康素养监测调查问卷300份,幸福乡额外抽调问卷30份。其中男性调查问卷136份,女性调查问卷164份。

5.1 健康理念和基本知识调查项,准确率90%。

5.2 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项,健康行为准确率80%。

5.3 健康技能项,准确率90%。

5.4 居民慢性病换患病率为38%,多集中于心脑血管疾病。30%被调查居民患有不同程度的高血压、冠心病和脑梗,其中兼有高血压、糖尿病患病率8%,其他慢性病占5%。

社区调查问卷篇4

 

一、项目范围及目标人群                       

全市16个区所辖的所有街道(乡镇)和居委会(行政村)的60-74岁常住居民和既往发现的高危人群作为今年项目工作的目标人群。全年完成问卷调查60万人,便潜血检查42万人,随访指标18.5万人,肠镜检查6000 人。各区任务指标详见附件。

有比较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或其他病情较重的病人、有严重出血性倾向者、有严重智障或语言交流障碍、有大肠癌病史(≤5年)以及其他不适合进行全结肠镜检查的人不建议参加筛查。

二、具体内容

(一)问卷调查及实验室检查

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组织筛查对象填写知情同意书,确保筛查对象知情同意。对参加筛查的群众组织开展问卷调查和免疫法便潜血检查工作,要求每位调查对象均填写《大肠癌筛查数量化风险评估问卷》并进行便潜血检查一次。问卷调查结果阳性或便潜血检查结果阳性的调查对象确定为高危人群,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向其发放《建议参加全结肠镜检查通知书》,并建议其至我市全结肠镜检查定点医疗机构进行全结肠镜检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和各肠镜检查定点医疗机构可对主动到医院进行健康体检者及日常门诊患者进行伺机性筛查,筛查方法与社区人群筛查方法相同。

各区可将辖区内的企事业单位纳入筛查范围,以功能性社区为单位开展筛查工作,建立多部门共同参与的机制,促进大肠癌筛查健康、持续发展。

各肠镜定点医疗机构可将在本单位体检中心进行体检的60-74岁人员纳入筛查范围。

(三)高危人群随访

开展既往发现的高危人群随访,高危人群名单由市项目办在信息系统中标注。各区卫生健康委组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开展随访工作。其中结直肠癌、进展期腺瘤、非进展期腺瘤患者按照《高危人群随访要求》随访,进行定期结肠镜检查的健康提示,并将结肠镜检查结果等相关内容填入《高危人群随访问卷》。其他高危人群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进行一次免疫法便潜血检查,对便潜血检查阳性者建议到全结肠镜检查定点医疗机构进行肠镜检查,并将结肠镜检查结果等相关内容填入《高危人群随访问卷》。

(四)资料汇总上报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要及时将问卷调查、便潜血检查和随访数据录入大肠癌筛查信息系统。全结肠镜检查定点医疗机构每月25日前,汇总参加大肠癌筛查的居民肠镜检查信息,报至市项目办,由市项目办统一录入大肠癌筛查信息系统。市项目办负责录入质控数据。

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要妥善保存项目中每位被检者的筛查资料(调查问卷、粪便检查结果、高危人群随访结果等),做到一人一档,保证各项数据准确可靠,防止信息外泄。

三、组织保障

(一)组织领导与各部门职责

市卫生健康委负责全市项目工作的组织领导。各区卫生健康委要结合各自实际,制定辖区实施方案,协调各相关部门配合做好本项工作,周密部署、认真落实,建立辖区大肠癌筛查网络。

市人民医院作为项目市级承担单位,负责设立市级项目办公室,并组织落实项目培训、数据分析、信息化建设、宣传和健康教育等工作。

各区卫生健康委、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要指定专人负责本项工作并将负责同志信息报至市项目办。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负责组织目标人群进行问卷调查及实验室检查,并动员大肠癌高危人群进行全结肠镜检查。

(二)物资准备与后勤保障

1.市项目办负责统一印制并下发相关资料(相关问卷、宣传材料)。

2.市项目办负责便潜血试剂的政府招标采购工作。

3.各区卫生健康委要做好辖区各相关物资的详细分配计划,保证相关材料的合理分发并做好相关记录。

(三)社会动员和宣传

市人民医院要组织做好市级宣传活动,利用传统媒体、新媒体等平台加大宣传力度,开设线上线下肠健课堂,发挥大肠癌筛查健康教育基地作用。

各区在各级各类新闻媒体刊发大肠癌筛查相关新闻和科普文章、图片、视频不少于20篇次,开展专家讲座、现场宣传、义诊咨询等健康教育活动不少于4次。各区要于每月25日前,将本月刊发的筛查新闻和组织的健康教育活动简报以及下月计划开展的筛查项目宣传和健康教育计划报送至市项目办工作邮箱(srmyydcascbgs@tj.gov.cn)。

(四)培训工作

市项目办负责组织对全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开展市级培训。培训内容包括大肠癌筛查技术方案、大肠癌防治健康教育知识、大肠癌筛查信息系统操作等。各区卫生健康委要组织安排好区级培训。

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要及时将筛查数据逐级上报。市项目办抽取4%的调查问卷和随访问卷进行质控回访,要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问卷合格率要达到90%以上,考核结果与项目经费挂钩。

(五)经费核算

2021年大肠癌筛查经费按照各项目承担单位工作数量及质量情况,按照问卷调查4元/份、便潜血检查4元/份、输机录入2元/份的标准,从我市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中支出。

 

附件:各区大肠癌筛查任务指标明细表

 

 

附件

各区大肠癌筛查项目任务指标明细表

 

问卷调查

指标(人)

便潜血检查

指标(人)

随访指标(人)

肠镜检查

人数(人)

和平区

13600

9520

4400

180

河西区

38200

26740

13000

510

河东区

37600

26320

16500

500

河北区

34300

24010

13800

460

南开区

44100

30870

15800

590

红桥区

21800

15260

9000

290

滨海新区

114800

80360

21000

1530

东丽区

29400

20580

10000

390

西青区

33200

23240

5500

440

津南区

34500

24150

11000

460

北辰区

33300

23310

13100

440

武清区

45800

32060

14900

610

宝坻区

35400

24780

11000

470

静海区

30400

21280

7600

410

宁河区

18900

13230

8600

260

蓟州区

34700

24290

9800

460

合计

600000

420000

185000

8000

社区调查问卷篇5

本次调查以“问卷调查”为主,辅以“录音、访谈”,“录音”主要用于测试被调查者的普通话水平。问卷内容的制定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被调查者自然情况,包括“年龄、性别、文化程度、职业、籍贯、原居住地、现居住地”,以便利用上述社会变项对调查结果进行综合分析;二是社区居民语言文字法知识掌握情况;三是社区语言文字应用规范化宣传及开展情况;四是社区居民普通话水平;五是社区居民规范汉字使用水平。问卷以选择题为主,同时,为了广泛征求被调查者关于“如何促进社区用语用字规范化的建议”,问卷最后辅以两个简述题,如“您认为社区开展哪些活动有利于促进语言文字的规范化?”。经过近五个月的调查,共收回问卷176份,其中有效问卷158份。我们按照男女人数各一半的比例,在6个调查点里各抽取样本20个,共计120个,并将其分为老年、中年、青少年三个不同年龄组,具体情况如下表:从调查样本的职业看,老年样本主要是退休人员或无职业者;中年样本职业体现出多样性,其中个体商户及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居多;而青少年样本职业则比较单一,多为学生。从调查样本整体情况看,年龄、性别、职业分布相对均衡,保证了调查数据的合理性。

二、社区居民语言文字法知识掌握情况调查与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二条规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第三条规定: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了解一定的语言文字法知识,有助于提高语言文字使用者的规范化意识。为此,我们在调查问卷中设立了相关题目,让被调查者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不知道、知道、详细了解”。调查结果显示,在120个调查样本中,知道《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被调查者数量为30人,占总人数的25%;能够详细了解其具体内容的则少之又少,仅为10人,占总人数的8%;而不知道《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被调查者数量高达80人,占总人数的67%。我们同时分组查看了这些被调查者问卷中有关用语用字规范的选题,正如我们所预料的,知道或者详细了解《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社区居民错误率相对较低,而不知道《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社区居民错误率相对较高。上述调查结果恰恰说明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了解程度,在一定意义上影响、制约着使用者的规范化程度。为了进一步调查上述40位被调查者“知道或者详细了解”《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途径,我们对其问卷进行了进一步分析。分析结果表明,这40位被调查者中有16位是通过社区宣传知道或者详细了解《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有14位是通过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介获得的相关知识,而另外10位则是专门从事语文教学的一线教师,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了解程度相当高。了解一定的语言文字法知识,可以提升社区居民用语用字的规范化、标准化意识,促进语言文字的健康发展。社区是人民群众居住生活的重要基地,社区宣传也就成为人们了解《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重要窗口。因此,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并进一步了解《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提高人们的语言文字应用水平,使语言文字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更好地发挥作用,各社区必须进一步深入贯彻《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加大语言文字应用规范化的宣传力度,引导公众积极参与社区语言文字应用规范化活动。

三、社区语言文字应用规范化宣传及开展情况调查与分析

1.社区开展“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宣传活动必要性的调查关于此项内容的调查,我们在问卷中设置了“有必要、没必要、无所谓”三个不同选项,具体情况如下表:从上表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120位被调查者中有92位选择了“有必要”,占总人数的77%;有10位觉得“没必要”,其他18位认为“无所谓”,认为“社区有必要开展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宣传活动”的人数还是占绝对优势的。2.社区开展“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实际活动的调查关于此项内容的调查,我们在问卷中设置了“大量开展过、少量开展过、从没开展过”三个选项。从上表我们可以看到,120位被调查者中,仅有17位选择了“大量开展过”,占总人数的14%;有55位选择了“少量开展过”,占总人数的46%,其他48位选择了“从没开展过”,占总人数的40%。调查结果表明,社区在开展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活动方面还存在着重视力度不够的问题。3.社区开展哪些活动有利于促进语言文字规范化的调查在此项内容的调查中,被调查者集思广益,填写了诸多切实可行的活动建议,如,举办“汉字书写比赛”、“朗诵比赛”、“演讲比赛”;播放“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的宣传片;组织以“用语用字规范化”为主题的文艺演出;组织培训班,提高社区居民使用普通话和规范汉字的水平等等。综合以上几个方面的调查,我们不难发现,绝大多数被调查者能够意识到社区用语用字规范化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是,很多社区在宣传、开展相关活动方面缺乏一定的积极性、主动性。据我们走访了解,多数社区居民是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介了解用语用字规范化相关内容的。多数社区并没有积极组织广大民众参与到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从而提升社区居民用语用字规范化水平的活动中来。因此,社区有关部门应该积极采取措施,开展形式多样的语言文字规范化活动,在丰富社区居民业余文化活动的同时,增强他们用语用字的规范化意识,营造“说好普通话、用好规范字”的良好氛围,建设良好的社区用语用字环境,提升社区公民语言文字综合素养。

四、社区居民普通话水平的调查与分析

我们按照《普通话水平测试等级标准》的相关要求对120位被调查者的语音面貌进行了客观评定。在评定过程中,我们将达到一级水平的评定为“非常标准”;将达到二级水平的评定为“比较标准”;将达到三级水平的评定为“一般标准”;将三级以下水平的评定为“不标准”。普通话水平达到“非常标准”的被调查者人数为27人。他们多为本科及以上文化程度,其中有6位教师、8位党政机关公务员、5位新闻媒体工作者、8位学生。从职业特点来看,他们或者是学生,或者从事着国家对其普通话水平有相应要求的职业。在推普进程中,他们的示范、带头作用是不容忽视的。普通话水平达到“比较标准”的被调查者人数为43人。从年龄分布看,老年10人,中年10人,青少年23人;从文化程度看,高中文化程度者最多,本科及以上文化程度者次之;从职业分布看,学生最多,其次是公共服务类从业人员;从籍贯看,有36位是土生土长的吉林市人,另外7位被调查者来自非北方方言区、但在吉林定居已超过10年。普通话水平达到“一般标准”的被调查者人数为28人,其中中年被调查者略多,他们多数具有高中文化程度,且多为个体商户。普通话水平“不标准”的被调查者人数为22人,他们多数年龄较大、无职业,最显著的特点是均为近5年由非北方方言区搬至吉林定居。在日常生活中,普通话水平已经有了很大提高,但是仍然没有达到标准。从以上调查结果看,普通话水平达到“非常标准”、“比较标准”、“一般标准”的被调查者人数已达98人,仅有22人普通话水平需要大幅度提高。从比例上看,6个社区居民普通话整体水平还是比较高的。

五、社区居民规范汉字应用水平的调查与分析

在调查问卷设置过程中,我们走访了6个社区,对社区设施用字、商户招牌、广告用字等不规范用字情况拍了照片,并将其放在调查问卷中,让被调查者加以判断并改正。除此之外,我们还有目的地设计了一些选择题,涵盖了“错字别字”、“繁体字”、“异体字”等各方面,用以调查社区居民规范汉字实际应用水平。我们将被调查者在问卷中体现出来的上述三个方面的错误率按照不规范程度排序,“错字、别字”现象居第一;“繁体字”现象居第二;“异体字”现象居第三。对于这三种不规范现象,我们做出如下分析:1.“错字、别字”现象分析。调查问卷中,很多被调查者将“批发零售”写成“批发另售”、“干豆腐”写成“干豆付”、“补胎充气”写成“补胎冲气”。据我们统计,“寻狗启事”写成“寻狗启示”的错误率高达96%。我们结合被调查者的自然情况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分析,分析结果显示,这一现象一方面和被调查者的文化程度有一定关系,一些没有受过学校正规教育的被调查者错误率较高;另一方面和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盛行,手写机会大大减少也有一定关系。在访谈中,很多被调查者反映,他们平时使用电脑办公,基本没有机会手写,遇到不会写的字,输入拼音,电脑自动生成,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一些被调查者容易写错字或别字。2.“繁体字”现象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四条规定,下列情形,应当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基本的用语用字:(一)广播、电影、电视用语用字;(二)公共场所的设施用字;(三)招牌、广告用字;(四)企业事业组织名称;(五)在境内销售的商品的包装、说明。第十七条规定,有下列情形的,可以保留或使用繁体字、异体字:(一)文物古迹;(二)姓氏中的异体字;(三)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四)题词和招牌的手书字;(五)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的;(六)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为了调查社区居民对于上述规定是否了解以及对“繁体字”的实际应用情况,我们在调查问卷中设置了相关题目。调查结果显示,一些被调查者,尤其是一些文化程度较高且酷爱书法艺术的被调查者,在与“繁体字”有关的调查项目中错误率较高。为此,我们结合问卷对一些被调查者进行了访谈。在访谈过程中,我们发现,他们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中的相关规定并不是很了解,甚至有些人认为,写繁体字是一种时尚行为,是“文化人”的标志。显然,他们并没有真正读懂《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有关规定,对于繁体字的使用范围产生了错误看法,因而也就不能从一定高度上认识汉字规范化的重要意义。3.“异体字”现象分析在本次调查中,除了“错字、别字、繁体字”现象外,滥用“异体字”现象也很突出。如,将“停车场”写成“停车塲”,将“却”写成“卻”,认为“雞蛋”、“眼涙”正确的被调查者人数分别占总调查人数的87%、91%。访谈中,一些被调查者被问及《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的有关内容时,多数表示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在调查中,还有少数被调查者干脆认为汉字的使用是个人行为,与他人无关,无所谓规范与否,能看得懂就行,这种错误思想必定会影响其汉字应用的规范化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