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范文10篇

时间:2024-01-25 01:34:02

导语:这里是公务员之家根据多年的文秘经验,为你推荐的十篇肺炎范文,还可以咨询客服老师获取更多原创文章,欢迎参考。

肺炎

谈病毒肺炎的诊治

摘要:病毒肺炎(简称肺炎)的流行情况、发病原因、临床症状与李东垣在《内外伤辨惑论》中对“内伤病”的描述具有很多共通点。有“内伤”基础的患者易感染肺炎;肺炎患者与“内伤病”患者临床症状体征相似;“脾胃一虚,肺气先绝”,肺炎虽发为肺,实损在脾胃,该疫或为“土疫”。临证治疗可辨病气有余不足,补其中缓泻其邪。李东垣的医学观点和经验对当前肺炎中医临证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关键词:病毒肺炎;《内外伤辨惑论》;内伤病;中医病机;扶正祛邪;中医药疗法

病毒肺炎(COVID-19,简称肺炎),是一种新发现的具有强传染性的呼吸系统疾病,通过基因测序很快已经确认引起这一肺炎的病毒是一种与SARS病毒高度相似的病毒(2019-nCoV)。肺炎临床以发热、干咳、乏力为主要表现,其传播迅速,人群普遍易感[1]。温州由于存在大量的输入性病例,使得温州确诊人数高居全省前列,截至2月18日24时,温州市累计报告肺炎确诊病例504例,重症病例22例,累计出院208例[2]。为了应对肺炎疫情,中医界也积极行动,除了直接进入临床一线,很多学者也做了文献和理论研究。李东垣生于大疫流行的年代,其早年所治疾病中,疫病尤多,所撰《内外伤辨惑论》[3]正是亲历汴京大疫的诊治经验总结。本文将目前已获知的肺炎流行情况、发病特点及临床表现与东垣先生所描述的“内伤病”病状进行比较,发现很多共通点,书中所提出的一系列理法方药或可对肺炎的中医诊治有所借鉴。

1《内外伤辨惑论》所论“内伤病”实为传染病

金朝末年,汴京(今河南开封一带)发生了一场罕见的大疫,“受敌者凡半月,解围之后,都人之不受病者,万无一二,既病而死者,继踵而不绝。都门十有二所,每日各门所送,多者二千,少者不下一千,似此者几三月,此百万人岂俱感风寒外伤者耶”。历史上,但凡兵乱常与瘟疫联系紧密,汉末兵乱后出现大面积流行的疫病(外感病),张仲景辨其为伤寒,对证施治,有效者众。李东垣亦亲历大疫流行,认为此疫病的病状有别于当时医者所认为的伤寒,为“证世人用药之误”,撰《内外伤辨惑论》以鉴“内伤病”与“外感病”。受当时医学知识所限,东垣所提到的“外伤”单指“外感风寒”,他认为凡不属于外感风寒者都是内伤病,但我们根据其对“内伤病”的描述:“表虚之人,为风寒所遏,亦是虚邪犯表。始病一二日之间,时与外中贼邪有余之证,颇相似处”,认为其所述的实际上是一种外感虚证[4]。此疫具有暴发突然,聚集性发病,传播迅速,病状相似且伤亡惨重的特点,在现代看来应该是一种古代传染病。

2“内伤病”与肺炎

查看全文

医院肺炎患者药学护理

医院内获得性肺炎(Hospital-acquiredPneumonia,HAP),指病人入院时不存在、也不处于感染潜伏期,于入院48h后在医院内发生的肺炎。HAP在我国的发病率为1.3%~3.4%,在美国每年大约有30万人被诊断患有HAP,是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治疗的患者最常见的感染[1]。随着大量广谱抗菌药物的应用,医院感染菌在不断变化,耐药率也不断升高,部分医院获得性肺炎的治疗比较棘手,因此对其进行药学监护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2]。

1病例概况

患者,女,56岁,于25d前于外院行右侧听神经瘤切除术,术后出现进食呛咳。20d前开始出现发热,体温最高时达38.5℃,3d前患者放弃继续治疗出院,出院后在家应用罗氏芬、阿奇霉素等药物治疗2d,体温仍未控制正常,最高时达38.4℃。遂于2011年8月14日来我院治疗。入院查体:T36.8℃,P86次•min-1,R20次•min-1,BP136/78mmHg;患者轻微咳嗽、咳痰,痰为黄色粘痰,不易咳出,无畏寒寒战,无胸痛、胸闷。神志清,精神可,右侧眼睑下垂,右耳后可见一长约10cm手术切口瘢痕,愈合好。双耳粗测听力正常。口角向左侧歪斜。咽部无充血,双肺呼吸音粗,右肺中下叶可闻及湿罗音。心律规则,心音有力,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腹部平坦,全腹无压痛及反跳痛,肝脾肋下未触及,移动性浊音阴性,肠鸣音正常。辅助检查:血常规:WBC4.99×109•L-1,NEUT58.2%,MONO8.4%,RBC3.39×1012•L-1,HGB105g•L-1,HCT29.7%;ESR25mm•h-1,CRP(+)。胸部CT示右肺中叶不张,右肺局限性炎症。入院诊断:右肺炎症;右侧听神经瘤术后。

2主要治疗经过和药学监护

患者入院查体及确诊后,经验给予抗感染、溴己新注射液祛痰等对症支持治疗;并立即采集痰标本,做涂片革兰染色检查及培养,有阳性结果做药敏试验。患者第2天开始发热,最高体温达38.5℃,双肺呼吸音粗,右肺中下叶可闻及湿罗音,伴有轻微咳嗽、咳痰,痰为黄色粘痰,不易咳出,左侧巴氏征阳性。抗感染药物经验治疗给予萘夫西林钠,结合患者住院时间较长,病情较重,不排除支原体、衣原体及厌氧菌的混合感染,故给予左氧氟沙星,替硝唑联合用药。结合药敏结果抗生素调整为头孢哌酮舒巴坦钠。根据抗生素的阶梯治疗,8d后抗生素调整为哌拉西林他唑巴坦钠。经积极治疗,患者病情好转出院。

2.1药学监护点

查看全文

肺炎疫情防控应急处置预案

为确保我市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高效有序进行,根据《省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市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方案的通知》文件要求,制定本预案。

一、组织领导

成立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应急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对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处置工作实施全面领导。

组长:

副组长:

副组长:

查看全文

病毒肺炎死亡病例分析

摘要:目的总结肺炎(COVID-19)死亡病例的诊治过程与经验交流。方法回顾性分析2020年1月22日-2月16日兰州肺科医院确诊并收住院的2例病毒肺炎(COVID-19)死亡患者的临床资料。2例均为男性,病例1年龄75岁,病例2为80岁。分析2例患者的诊治过程,总结经验教训。结果2例均为密切接触武汉输入性病例后感染,均以低热、干咳、乏力半全身肌肉酸痛等症状1天分别于2020年2月1日、2月2日入院;发病当日即出现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同时伴血氧饱和度下降、淋巴细胞计数减少;病例1血气分析指标为pH7.34,PCO231mmHg,PO252mmHg和pH7.23,病例2血气分析结果为PCO230mmHg,PO266mmHg,SO278%,HCO3-17.1mmol/L,FiO221%。2例均伴急性呼吸衰竭。胸部CT提示双肺多发小斑片影、间质性改变并多发磨玻璃影、浸润影,以肺外缘为主,经甘肃疾控中心呼吸道分泌物核酸检测阳性,确诊为肺炎(COVID-19)。早期即给予α-干扰素雾化吸入、利托那韦口服抗病毒、抗菌药物治疗、补液、纠酸等综合治疗后患者病情无好转。CT检查病变进行性扩大、部分实变,经持续应用高流量面罩吸氧、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治疗无效,病例1于2月16日死亡、病例2于2月14日死亡。结论合并基础病较多的患者,即使早期进行ɑ-干扰素雾化吸入、利托那韦口服抗病毒、抗菌药物治疗、补液、纠酸、高流量氧疗及无创呼吸机通气等的综合治疗,仍很难康复。

关键词:急性病毒性肺炎;病毒肺炎;急性呼吸衰竭;死亡病例;病例讨论

病毒肺炎(COVID-19)发病人群以青壮年及老年人为主,但死亡患者以老年人为主[1]。国内部分死亡病例的分析发现,83%~100%伴有肺外器官改变,80.1%伴发其他基础性疾病,32.8%为65岁以上老年人[2-3]。截止2020年2月24日甘肃省共确诊肺炎(COVID-19)91例,死亡2例,死亡率2.2%,与全国报道的平均病死率基本持平。为加深对死亡病例的各种可能危险因素的认识及总结交流,现将2例死亡病例诊治过程及临床特点报告如下。

1病例资料

病例1:75岁,男性,其外孙2020年1月22日从武汉回兰州探亲并于2020年1月25日确诊为肺炎(COVID-19)入住兰州市肺科医院感染科隔离负压病房,外孙和患者先后于大年初一、初二一起在家就餐,有密切接触史。患者于2月1日出现干咳、乏力、全身肌肉酸痛及呼吸困难症状,并以“干咳、乏力伴呼吸困难”于2月1日入院兰州市肺科医院,入院次日该患者核酸检测阳性确诊为肺炎(COVID-19)。既往患者体质较弱,偏瘦,且伴糖尿病、陈旧性心梗等基础性疾病。入院查体:体温37.5℃,心率101次/min,血压123/80mmHg;神志清,精神较差,急性热病容;双肺呼吸音粗,可闻及湿性啰音(详细症状与体征见表1)。入院后胸部CT提示双肺多发小斑片影及间质性改变,并多发磨玻璃影、浸润影,以肺外缘为主(见图1)。血常规提示:白细胞5.2×109/L,淋巴细胞计数0.81×109/L。入院后给予盐酸莫西沙星(400mg/次,口服,1/d)抗感染,莲花清瘟胶囊(2粒/次,口服,3/d)抗病毒治疗2d,疗效不佳。患者仍低热,体温37.3~37.5℃,并出现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及少尿,病情加重。改利托那韦(600mg/次,口服,2/d)抗病毒治疗,10d。当日复查血常规及生化提示:白细胞4.01×109g/L,中性粒细胞占60.5%,淋巴细胞计数0.66×109/L,D-二聚体3.40mg/L,纤维蛋白原5.01g/L,乳酸脱氢酶700U/L,α羟丁酸脱氢酶501U/L,磷酸肌酸激酶421U/L,C反应蛋白146.7mg/L,钠123.4mmol/L,氯97.3mmol/L;末梢血氧饱和度(SO80%~86%(吸氧浓度4L/min)。修正治疗方案给予亚胺培南抗感染,甲强龙冲击治疗,补液支持等的综合治疗(具体药物计量及疗程见表1)7d,患者仍持续发热(热峰37.4℃),嗜睡并无尿。急查血气分析:pH7.34,paCO231mmHg,pO252mmHg,SO271%。生化提示:BUN51mmol/L,CR998umol/L,提示急性呼吸衰竭及急性肾功能衰竭。持续应用高流量面罩吸氧4~5L/min,并给予胸腺肽支持治疗,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4d后,患者病情进一步加重,心跳停止,经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16日15:47死亡。病例2:78岁,男性。该患者二儿子于2020年1月24日从武汉回兰州探亲,4日后被确诊为肺炎(COVID-19)入住兰州市肺科医院隔离病区,二儿子与患者于大年初二有密切接触史,患者于2月2日凌晨出现乏力并全身酸痛、呼吸困难等症状(具体症状与体征见表1),以“干咳、乏力伴呼吸困难”于2月2日入院。2月4日该患者核酸检测阳性确诊为肺炎(COVID-19)。该患者患有冠心病、糖尿病、陈旧性脑梗死等基础疾病多年,体质差。入院前最高体温38.0℃,伴恶心、呕吐及腹泻,呕吐物为胃内容物。入院时该患者伴明显的胸闷、气短及呼吸困难。入院后查体:体温37.7℃,心率110次/min,呼吸24次/min,血压98/60mmHg;痛苦病容,双肺呼吸音粗,可闻及湿性啰音,心律不齐。急行胸部CT提示:双肺多发磨玻璃影、浸润影,少量胸腔积液(见图2)。血常规示血细胞5.0×109/L,中性粒细胞占60.2%,淋巴细胞计数0.63×109/L;磷酸肌酸激酶293U/L。心电图:窦性心动过速并心律不齐。入院后给予ɑ-干扰素雾500万U雾化吸入,2/d;利托那韦600mg,2/d抗病毒,以及吸氧、补液、纠酸等对症支持治疗。继续上述治疗方案治疗3d后患者持续发热,伴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加重、少尿甚至无尿、下肢水肿等症状。血气分析:pH7.23,PCO230mmHg,PO266mmHg,SO278%,HCO2-17.1mmol/L,FiO221%。生化:BUN55umol/L,CR1018umol/L,提示急性呼吸衰竭、急性肾功能衰竭伴心衰。复查胸部CT提示,双肺多处肺实变,病情进展迅速持续加重。遂给予高流量面罩吸氧,利托那韦抗病毒,泰能抗感染,甲强龙(具体药物计量及疗程见表2)冲击治疗;同时给予胸腺肽提高免疫力,补液纠酸等综合治疗。1周后,患者病情仍进行性加重。给予持续应用高流量面罩吸氧4~5L/min,并给予胸腺肽支持治疗,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2d患者病情进一步加重,于2020年1月14日20:47死亡。

2讨论

查看全文

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应急预案

根据省委省政府和交通运输部关于防控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部署,现将《省交通运输行业进一步督促落实防控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做八项举措》的通知。

按照省委省政府统一部署,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为深入学习贯彻、总理等党中央领导同志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组织开展联防联控,切实维护好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一、成立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

各运输企业要加强应急值守,保证24小时通信畅通,发现有疫情,要立即向县运管所报告,未发现疫情的由各运输企业负责人每日下午2点30向县运管所做“零报告”(领导小组名单附后)。

二、各运输企业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1、所有运营车辆必须每趟次对车辆进行消毒作业,配备医用口罩、消毒药品及器具、体温计等防护物品,未按要求配备的禁止营运;出入公司停车场的车辆必须进行全面消毒,并发放“消毒卡”,方可放行。

查看全文

肺炎对气候因素响应研究

摘要:病毒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严重威胁着人类及动物的生命健康。目前还没有特效药物及商品化的疫苗,故加强对病毒的非生理性影响因素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就国内外有关肺炎对气候因素响应研究中应用的模型作了比较,并对造成国内外相关研究差异性的原因进行分析,以期为未来进行更完善的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肺炎;气象因素;模型

病毒肺炎(COVID-19)是由病毒(SARS-CoV-2)引起的一种新发人畜共患传染病,已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广泛的传播。该病不仅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命健康,也可感染多种动物(狗、猫、老虎、狮子、水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7月22日公布的最新疫情报告显示,全球COVID-19确诊病例达14765256例,死亡病例达612054例[1]。目前,国内外专家、学者都在各自领域内积极探索控制疫情的措施、安全有效的救治方法。许多研究表明,气象因素与传染病的发生和传播密切相关[2-3]。例如,气温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传播有关[4];在寒冷、干燥的空气中,流感传播会增强[5]。因此,在没有特效药物和商品化疫苗[6]的情况下,加强对SARS-CoV-2生存、传播条件等非生理性影响因素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1肺炎对气候因素响应研究中的模型应用

1.1线性回归模型。线性回归模型(LinearRegres-sionModel,LRM)是统计学中最基础、应用最为广泛的数学模型[7],按照研究变量的数量可分为一元线性回归(UnaryLinearRegressionModel)模型和多元线性回归模型(MultipleLinearRegressionModel)。多元线性回归模型一般用于研究多个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的线性关系,相较于只研究单一变量的一元线性回归模型而言,多元线性回归模型的优势是:适用范围更广泛和预测结果更可靠。但LRM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数据适用范围窄、不能有效描述非线性关系。Yao等[8]采用多元回归方法来探讨气温、相对湿度、紫外线辐射与COVID-19同期发病率和R0(在完全易感人群中由初始感染个体产生的继发病例的预期数量)的关系。Auler等[9]以巴西确诊病例最多的5个城市为研究对象,对每个城市的绝对湿度与传播率进行了线性回归分析,以确定每个城市气候条件的特殊性及该条件如何影响COVID-19的传播。1.2广义线性模型。广义线性模型(GeneralizedLinearModel,GLM)是线性模型的推广,引入连接函数,扩展了一般线性模型中因变量的适用范围,进一步克服了线性回归模型的缺点[10]。Liu等[11]在控制人口迁移的同时,利用GLM探讨了中国除武汉外另30个省会城市的气象因素与COVID-19累积病例数之间的关系。Ujiie等[12]采用基于Poisson分布的GLM,将中国入境的游客数量作为额外变量,来分析日本各地累积患病数与气温的关系。其优势体现在扩大了线性模型在实际问题中的应用范围,但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模型中只包括固定效应。1.3混合模型。近年来,计算机技术快速发展,混合模型(MixedModel)在数据分析领域逐渐得到了更为广泛的应用。当模型中的固定效应不能完全解释区域差异时,需引入随机效应,以增加建模的准确性[13]。即混合模型的优势为:既包括固定效应又包括随机效应,可以灵活有效地将不同来源的信息进行组合、分析。按照模型中响应变量的类型,混合模型可分为线性混合模型和广义线性混合模型。(1)线性混合模型:线性混合模型(LinearMixedModel,LMM)是在一般线性模型中加入了随机效应,其优势为同时包含固定效应和随机效应,且固定效应及随机效应均与响应变量呈线性关系。许多相关研究使用LMM将气象因素与可能影响COVID-19传播的其他因素,如人口密度、政府卫生支出、医院床位数量等一同纳入研究,并加入随机效应项,如国家/地区层面影响等[14-15]。相较而言,LMM的拟合程度要优于线性回归模型,在处理带有随机效应问题时具有优势。(2)广义线性混合模型:广义线性混合模型(GeneralizedLinearMixedModel,GLMM)是GLM和LMM的扩展[16-17],其优势体现在既使因变量不再要求满足正态分布,也可同时包含固定效应和随机效应。Mao等人[18]分别计算月平均气温、最低气温和最高气温的日平均值与累积病例数之间的关系,建立GLMM,该研究首次发现温度对COVID-19传播有显著影响,二者之间可能存在非线性的关系。1.4广义加性。模型广义加性模型(GeneralizedAdditiveModel,GAM)是对GLM的拓展,可拟合因变量与自变量间的非线性关系[19-20]。其优势在于降低了线性设定带来的模型风险,可以灵活研究变量间的复杂关系[21]。近期,GAM被广泛用于相关研究中,使用GAM对COVID-19感染病例数、死亡病例数与地理变量(气候因子、地形、人口密度等)进行研究,在分析气象因素的同时还可考虑与非气象因素间的关系,增加了研究结果的可靠性[22-25]。相对于简单线性GAM而言,对数线性GAM将参数进行对数转换,可显著提高了模型的性能,使预测精度显著提高[26]。1.5分布滞后非线性模型。分布滞后非线性模型(DistributedLagNon-linearModel,DLNM)是以GLM和GAM为基础,利用交叉基函数给暴露-效应关系增加滞后效应后建立的暴露-滞后-效应关系函数[27]。其优势在于可以同时评估暴露因素的非线性效应和滞后效应。Shi等人[28]使用DLNM来探究每日平均温度与COVID-19每日确诊病例之间的暴露-滞后-效应关系,将交叉基函数用于温度,结果表明温度与COVID-19日发病率之间存在明显的时滞关系。

2国内外相关研究差异性分析

查看全文

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要求

为确保教育系统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序有效落实,现就我县校(园)做好疫情防控提出如下“八有”工作要求,教体局将对“八有”落实情况进行督查。

一要有防控工作方案。工作方案要科学合理,要有一把手负总责的领导小组、工作组和联络专员。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二要有校园一把手指挥与专人值班值守。党员领导干部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靠前指挥。保持值班值守电话24小时畅通。

三要有重点人员健康监测与管理台账。重点按要求做好目前居住在湖北及道孚县的师生健康监测与管理工作。

四要有联防联控机制。各校(园)要主动与所在乡镇卫生院对接,与辖区派出所保持联系,实施“三位一体”联动工作模式。

五要有开学工作预案。县教体局将印发《县教育系统防控肺炎疫情确保开学安全的工作预案》,各学校要根据通知精神做好开学工作预案,要加强对各种突发情况的预判,做好延迟开学、在线教学、正式开学、开学第一课及处置发现病例等工作安排与应急预案。

查看全文

病毒肺炎药学监护探讨

【摘要】随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蔓延,儿童群体感染人数逐渐增加,通过查阅相关文献,分析儿科患者用药特殊性、应用的年龄限制、不良反应及对肝肾功能影响等方面,旨在提高托珠单抗在儿童患者应用的安全性及合理性,为使用托珠单抗的患儿提出合理的用药建议。

【关键词】病毒;儿童;托珠单抗;药学监护

自2019年12月以来,病毒肺炎(coronavirusdis-ease-19,COVID-19)在湖北省武汉市爆发,其传染速度快、致病力强、危重症发生率高[1]。截止2020年4月6日24时,全球累积确诊病例高达1288946例,其中累积死亡202329人,这对公众健康构成巨大威胁,也造成了各国经济损失惨重。多数病毒感染患者发病早期症状比较轻微,如不及时给予合适的治疗,后期病情则向重症和危重症转变。在转变过程中,炎性细胞因子风暴在疾病中起到关键的作用。炎性细胞因子风暴是人体内一种过度的免疫反应,指体内的炎性因子不受调控的过度释放,会导致患者病情在短时间内急剧恶化,进一步引起呼吸和多器官衰竭等直至患者死亡[2-3]。《病毒肺炎重型、危重型病例诊疗方案(试行第二版)》中明确指出白细胞介素-6(IL-6)水平升高是病情恶化的警示指标[4]。托珠单抗可通过阻断IL-6介导的炎性反应信号转导,从而缓解或阻断炎性反应发生,由此成为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重要药物。在《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表明对于双肺广泛病变者及重型患者,且实验室检测IL-6水平升高者,可将托珠单抗用于免疫治疗[5]。随着疫情蔓延,儿童这一特殊群体感染人数逐渐增加,儿童作为特殊人群,由于其器官功能发育不完全,肝脏代谢能力弱,对肝毒性产物耐受性差,故对药物的药动学和药效学的特征与成人有明显不同[6]。虽然目前儿童感染者相对较少,症状较轻,但也应警惕儿童重症病例的出现[7]。托珠单抗不良反应较多,且治疗COVID-19的资料太少,故本文就托珠单抗在感染COVID-19儿童患者的应用中需要注意的问题,从药学角度进行分析。

1IL-6在COVID-19中扮演的角色

IL-6是一种多功能促炎性细胞因子,在协调先天性和适应性免疫反应及从慢性炎性反应转变为急性炎性反应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且被认为是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关键靶标。炎性反应有两面性的作用。机体产生炎性反应后,可清除病毒和修复自身组织,若炎性反应过度产生,则会诱发炎性细胞因子风暴。感染COVID-19后,患者血清中可检测出大量的细胞因子,IL-6高水平最为显著。IL-6虽然不是COVID-19患者病情转变过程中惟一的炎性因子,但是炎性因子风暴级联反应的重要启动信号。IL-6过量释放可诱发炎性细胞因子风暴,进而使COVID-19轻症患者的病情向重症和危重症转变,进一步引起患者呼吸及多器官衰竭等导致病情恶化直至死亡[8]。因此阻断IL-6介导的信号转导可进一步抑制炎性细胞因子风暴的,最终改善炎性反应对COVID-19患者的器官等的损伤[9]。因此,有效及时抑制IL-6的释放在治疗COVID-19起着关键作用。回顾性研究提示[10],当患者核酸检测转为阴性及病情好转后,IL-6水平逐渐降低甚至回归至正常水平,提示感染COVID-19期间IL-6水平可作为患者预后评估的参考指标。

2IL-6受体阻断剂—托珠单抗

查看全文

社区肺炎应急处置预案

一、预案目的

为做好病毒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高防治水平和应对能力,保证疫情发生后,能及时、有效地采取各项防控措施,控制疫情传播、蔓延,保障辖区居民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维护社会的稳定。结合社区工作实际情况,特制定本预案。

二、工作原则

(一)以人为本,最大限度地保护居民生命和财产安全。

(二)统一领导,联防联控,分级管理,条块结合,以块为主。

(三)密切配合,分工协作,各司其职,各尽其责。

查看全文

小儿重症肺炎分析论文

肺炎是一种严重危害小儿健康的常见病、多发病,重症肺炎由于发病急、病情重、病程长,如抢救不及时或治疗不当均可造成死亡。本文仅就我院1996年1月~2003年5月收治的342例资料比较完整的重症肺炎进行临床分析,并着重对治疗进行探讨如下。

1临床资料

1.1重症肺炎的诊断标准(1)呼吸困难与缺氧症状明显,且吸氧后症状不能缓解者;(2)有明显中毒症状(如嗜睡、昏迷、精神极度萎靡、频繁或持久的抽搐);(3)有心力衰竭者;(4)肺部湿音密集,有支气管呼吸音及叩浊,X线阴影弥漫或明显大片阴影者;(5)严重合并症,如脓胸、脓气胸、中毒性脑病、败血症、中毒性麻痹等。凡肺炎患儿具有上述诊断标准1项或1项以上者,均诊断为重症肺炎,部分患儿做了心电图,故不列为必要条件。

1.2一般资料我院儿科从1996年1月~2003年5月共住院总数为6882例,各型肺炎为2442例,占住院总数的35.5%,重症肺炎342例,占肺炎总数的14.0%。新生儿肺炎46例,1~12个月136例,1~3岁128例,3~5岁20例,5岁以上12例。

1.3治疗方法患儿入院后给予抗感染、抗病毒并对症支持治疗,注意防治各种并发症,维持水、电解质、酸碱平衡,必要时可给予肾上腺皮质激素。同时还应保持适当的室温和湿度,给予高营养、富含维生素并易于消化吸收的食物。

1.4治疗结果重症肺炎治疗好转出院者310例,治愈率90.6%,死亡32例,病死率9.4%(同期各型肺炎2442例,肺炎总死亡率1.3%)。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