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在高等教材出版的应用

上传:wengjing 2022-06-08 17:34:41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被举报文档标题:二维码在高等教材出版的应用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ww.gwyoo.com/article/756189.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摘要:二维码技术的应用为新媒体时代下高等教材的出版指引了方向,是出版领域纸电融合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通过具体的二维码应用实践,探讨了二维码在高等教材出版中的优势、作用及使用建议,认为二维码技术丰富了传统纸质教材的内容呈现形式、可替代光盘在教材出版中的作用,在提升整体教材阅读体验的同时更有利于促进教材的营销管理。二维码在高等教材中的应用必将更为普及,发展空间更大。

关键词:高等教材;二维码;传统出版

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高速发展,出版数字化是大势所趋,这给传统出版行业带来巨大挑战也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传统出版业转型升级并与新兴业态的融合发展势在必行,甚至业界有观点认为数字出版必将完全取代传统纸质出版[1,2]。需要虽然现阶段数字出版还不能取代传统纸质出版,但是数字出版与传统纸质出版融合发展的态势已非常明显。近年来得益于国家层面对数字出版的大力支持和推动,越来越多的出版社都在探索、实践数字出版,完成传统出版向数字化的转型。从发展现状看,大型出版集团或出版单位纷纷试水,但同时也面临着一定的困惑,尤其突出问题是如何实现数字出版的盈利,其模式一直不清晰,导致传统出版融合发展一直没有实质性突破。在我国,教辅图书为整个出版行业带来60%以上的利润,因此对于科技类出版社,高等教材的出版一直是出版社的重中之重。2019年12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的《普通高等学校教材管理办法》明确提出,要组织建设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多种介质综合运用,表现力丰富的新形态教材。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先锋,教材出版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融合发展是摆在科技类出版社面前的重要课题。高等教材大体上有四种出版形式:第一种,也是最传统的出版形式——纯纸质出版,教材内容主要以文字、图表为主;第二种,是在纸质出版物中配教学光盘(学习卡),用CD或DVD作为存储介质存储课件、教学案例、视频等(现在已经很少采用);第三种,是新形态教材,纸质教材与数字资源融合,如将数字化资源制作生成二维码,印制在教材中;第四种,是纯数字教材,没有纸质媒介,需要具备数字化平台才能使用。通过对第三种出版形式的实践,本文将阐述对二维码的应用体会和建议。

1二维码嵌入教材的优势

二维码是以二维方向上呈现的黑白相间的方块图形来记录数据信息,图像识读设备及光电扫描设备可对其进行自动读取,并完成数据的智能化处理[3]。二维码拥有多种码制,比较常见的有QRCode,PDF417,DataMatrix,CodeOne等。国内主要使用的是QR码,它最大的优点是解码速度快。当今社会,智能手机的普及,使得二维码的应用随处可见,已经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工作中。它在高等教材出版方面的应用优势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1二维码丰富了传统纸质教材的内容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如何破解传统教材与数字教材二者的冲突,如何在发展数字出版同时,确保传统出版不受到过度冲击,仍能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是出版社需要面对的问题。客观而言,传统教材有数字教材不可替代的优势,如纸质教材稳定性好,适合于深度阅读学习,等等。因此,二者应当有机融合、优势互补、并存发展,二维码技术的出现,使“纸数互动”模式成为现实。通过书中二维码所承载的数字化文本、图像、音频、视频等,使传统纸质教材融合了数字化的内容,丰富了教学内容,让传统纸质教材更加生动,阅读体验更受年轻大学生欢迎,更有利于对专业知识的理解与掌握,更具有市场竞争力,达到了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完美结合。二维码的应用使纸质教材在数字化浪潮中拥有一席之地。

1.2二维码技术简单、性能稳定、易实现

高等教材向数字化转型需要一个过程,工作量大、投入大、成本高,一般而言都是在政府的资金支持下进行,各个出版单位也都是在不断探索中,完善成熟的数字服务平台建成的还很少,数字教材的盈利模式尚不明晰。这也导致了当下的数字教材并没有形成一定规模和用量,传统出版单位仍处于试水阶段。而二维码技术所需的投入很少,既操作简单,又可以承载较多的信息量,用户利用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扫码即可获取数字化阅读体验,不需要数字服务平台作为支撑。与书配盘的出版形式相比,二维码性能更稳定,识读速度快,不需要光驱设备来读取数据,手机轻轻一扫就可以读取,避免了光盘存在的抗污损能力弱、易损坏的问题,可以保证读取数字化信息的长效性。二维码的使用更加便利,在普及智能手机的当下,可以随时随地地扫码学习,为年轻大学生所青睐。

1.3二维码外观多样,植入量不受限制

二维码的形状、尺寸,甚至颜色皆可改变,因此二维码植入教材时,不仅不影响整体版面的美观,甚至可以作为一种版式设计元素来使用,使纸质教材在版面上更显灵活,更受年轻大学生喜爱。与书配盘的出版形式相比,其在教材中的植入量不受限制,而光盘却受容量限制。且目前便携式计算机多已没有内置光驱,也不利于光盘的使用。

1.4降低成本,提升传统纸质教材的竞争力

二维码本身的制作成本低廉,在为纸质教材带来内容增值的同时制作成本微乎其微,编辑即可制作生成。与传统的书配盘相比,二维码在承载同等信息的情况下还能够降低售价,从而提升大学生的购买意愿,提升教材的销售额。

2二维码应用现状分析

“十三五”期间,各家出版社出版的高校教材应用二维码的越来越多,本人对2019年到2021年三年来我社出版的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教材进行了数据分析(见表1、表2)。通过分析发现,高等职业教育教材含二维码数字资源的新形态教材最多,平均60%的教材都含有二维码,其中公共通识课类教材使用二维码的情况最少,最多的是园林园艺类教材,2021年出版的教材中82%为含二维码的新形态教材,因为园林园艺类教材自身有大量素材更适合二维码形式呈现,效果好。普通高等教育教材,近三年平均有近20%教材含二维码资源,公共通识课和林学类教材是含二维码占比最低的两类,从而拉低了平均占比,园林和风景园林、食品科学、动医动科类教材平均占比已达到50%左右。这些数据说明,高等职业教材在出版形式上采用二维码技术已经非常普及,普通高等教育教材紧跟其后,公共通识课类教材在今后还需要努力追赶。二维码应用在高等职业教材之所以最为普及,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推动,职业教育部级“十三五”规划教材的评定上,数字资源是非常重要的评分因素。另外,据对三年来含二维码教材分析,二维码涵盖的内容涉及课件、彩色图片、视频、知识拓展、案例、课后习题答案、微课等,尤其是课件,已经成为高等职业教材必备内容,普及率非常高。

3二维码应用的实践

作为策划编辑,对纸电融合新形态教材的发展保持着长期关注,也早已对二维码的应用付诸实践,在此举例浅谈二维码的应用体验。

3.1实践、实验类教材

高等教育受学时所限,要求大学生自主学习的内容较多,尤其是实践、实验类专业课程学时少,而且受限于学校的实践、实验条件,有很多传授的知识学生无法亲身体验。这就要求高等教材的编写内容尽力满足学生的自学需求,讲述的实践知识更生动、立体、易于理解。二维码的应用正好可以满足这一要求,以笔者策划出版的《发酵食品工艺实验与检验技术》为例,它是一本讲述各类发酵食品制作方法和检测方法的实践类教材。考虑到发酵食品受发酵制作周期、实验硬件条件所限,很多实验学生都无法亲自动手,仅靠文字的叙述、黑白的图表无法达到最佳的学习效果,因而策划时就考虑使用二维码技术做成纸电融合的新形态教材,使教材内容更立体,更易于理解掌握。本教材植入了比较多的二维码,涵盖实验注意事项小贴士、相关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以及发酵食品从原料验收、发酵工艺过程到成品检验的视频资源,更在前言部分植入了一个进入“发酵微讲堂”的二维码。通过二维码的应用:第一,把原来通常作为附录(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内容,制成了小小的二维码,植入在对应内容所在的页面,方便阅读的同时,大大节约了印刷用纸,既环保又降低成本;第二,把高校实际实验时学生无法亲手进行操作的部分用视频的形式展现给学生,对应的文字阅读,让学生有身临其境的体验,更易于掌握这部分知识(如本教材中白酒制作、腐乳制作等);第三,植入的“发酵微讲堂”使学生与教师互动更直接,利于感兴趣的学生延伸学习,知识拓展更便捷,随时与教师进行专业知识交流。从教材使用者角度看,这本书无疑较传统纸质教材更加多元,更加贴近年轻大学生的需求,激发阅读兴趣,获得最佳的学习效果;从出版社角度看,书的附加值增加了且成本增加不多,与同类教材相比无疑更具有市场竞争力。实验类教材最适合采用二维码技术提升教材含金量,打造精品教材,也是当前应用二维码最多的一类教材,而且近年来制作越来越精良,《食品质量与安全专业综合实验指导》就是这样一本实验指导书。食品安全关乎国计民生,对于食品质量与安全专业大学生,需要必须掌握食品质量安全方面的检验手段,但是通常的检测手段都有赖于高精密仪器,仪器价格高,学校很难实现本科学生亲自动手操作,甚至有些学校自身亦不具备检测条件,如致病微生物的检测需要在极其专业的实验室进行,根本无法实现现场教学。这个时候,新形态教材就非常适合。我们通过与拥有国内最先进检测分析条件的中粮营养健康研究院合作,在研究院录制了七类典型食品安全检测方法的视频,通过后期专业的剪辑,以二维码形式放在了纸质教材上,不仅对学生学习大有益处,也为授课教师提供了素材。这一切都是光盘载体所达不到的,因为视频大小远超过一张光盘的容量。

3.2专业理论课类教材

当前专业理论教材中二维码的出现也越来越多,以笔者策划的《动物传染病学(第2版)》为例,全书共有个159个二维码。动物传染病学内容庞杂,如果所有知识都编写入教材,教材的编写字数可达100万字以上,如此厚的教材直接导致高定价,无疑更降低了学生的购买意愿,出版价值自然随之降低。因此,本教材在确保教材授课内容需求不受影响的原则下,其他内容均以二维码形式呈现,在不降低教材容量的同时大大降低了教材厚度和定价。二维码的应用还可以实现用语言无法准确描述的知识传授,如《动物临床诊断学(第2版)》。对动物的临床诊断,需要结合大量的图片、音频、视频,才能准确区分各类疾病的临床差异,得出准确的诊断结果,而传统教材仅凭文字叙述,既枯燥、不易记忆,又容易产生理解偏差。本教材结合二维码手段,将很多诊断鉴别知识直观精准地呈现出来,如精神状态中的兴奋与沉郁状态,用一只犬的行为视频充分予以说明;心脏听诊,只要扫码就可以听到正常心音、心动过速、心音浑浊、第一心音、第二心音等,这是传统教材无法实现的。该书一经出版,即得到了动物医学教学教师的认可,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3.3教学课件

二维码最简单的作用是替代传统的书配盘出版方式,高等院校传统教材书后配的光盘,很多就是教学课件。以笔者策划出版的《兽医临床诊断学教学设计》为例,配套有32讲的教学课件,以往都是将课件刻录成光盘,粘贴于书后封三上,而这本书应用二维码技术,将各讲的课件分别制作转成二维码,植入在各讲对应的地方,既方便读者阅读,又节省了光盘的制作费用、装订费用,也避免了运输、销售中的遗失、破损等。

4二维码应用的建议

4.1二维码的设置要为内容服务

二维码是一种数字技术,教材出版的核心仍在于内容,因而二维码的运用与否取决于内容需求,以内容为根本,不为形式而使用。当下高等教材内容同质化严重,市场竞争激烈,编辑面临巨大的选题策划压力。学者吴平说过:“编辑的思维决定着编辑活动的层次和质量”[4],当前,编辑在策划高等教材过程中应转换思维,融入数字化理念,从内容出发,根据实际教学需求合理配置课程的数字化资源,以二维码技术丰富传统纸质教材的内容,才能使教材更具生命力。

4.2二维码尽量制作成活码

教材出版无论怎样认真,都难以避免出现小的偏差或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内容更新,如果植入活码,编者可以随时在后台更新、修改其中的文本、音视频等二维码所包含内容,而不需要为此频繁修订纸质教材。

4.3注意版权保护

二维码获取数字资源简便容易,为维护作者的知识版权,二维码在设置上建议不允许下载,仅可在线阅读,并且限定阅读终端,比如仅允许5个终端读取,甚至可以采用一书一码或授权码的形式。以二维码呈现的内容同样要注意版权问题,不可使用无自主版权或未经授权的各类型资源,课件类尤其要注意,公开发行的课件与上课用课件不同,尽量制作成通用性课件。

4.4重视二维码的内容质量

图书出版,要求进行三审三校,确保图书质量。近些年来,随着二维码使用的越来越多,其内容质量亦需要引起重视,目前存在忽视甚至不进行严格三审三校的情况,有悖出版要求。

4.5运用二维码优化营销管理

传统的高校教材营销手段较少,主要是高校实地推广、会议推介等社会化渠道,营销过程还会存在信息沟通不畅,层层衰减等问题,无论是营销还是编辑很难准确知道终端读者,上下游联系不畅。而在大数据时代,我们使用二维码,做成一书一码,便可以准确获知教材读者群体,他们是哪个学校的、哪个年级、哪个专业,等等,有效把握读者群体,预估销量,为出版社提供高效的数据分析和渠道监控,向读者提供增值服务,提高读者黏性。另外,我们可以把教材的内容简介、教材特色、购买链接、调查问卷等信息制作完善后生成二维码,放于教材醒目位置,用以推广教材,促进出版社与读者的有效互动。

5结语

教材出版与二维码应用相结合,让传统纸质出版换发了新的生命,体现出纸质教材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变通与创新。但是从目前高等教材市场上看,应用还不十分广泛,一方面是受数字资源开发、数字化平台建设的进程所限;另一方面是编辑在选题策划中还没有习惯于融入二维码的思维。因此,需要编辑在选题策划中时刻考虑传统与数字的融合发展,以内容建设为根本,充分利用二维码这个成熟的技术手段策划出更有市场竞争力的纸电融合教材,使二维码与教材深层次结合,充分发挥作用,成为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的桥梁。相信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商业模式的日趋成熟,高等教材中二维码的应用将更为普及,发展空间更大。

参考文献

[1]蔡翔.传统出版融合发展:进程、规律、模式与路径[J].出版科学,2019,27(2):5-14.

[2]杨坤,岳晓龙,林清发.数字出版是大势所趋或将取代传统出版[EB/OL].(2014-06-30)

[3]杨军,刘艳,杜彦蕊.关于二维码的研究和应用[J].应用科技,2002(29):11-13.

[4]吴平.编辑本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

作者:高红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