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情感化设计的医用防护服探究

上传:gaoyuan1749 2021-01-05 10:07:21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被举报文档标题:基于情感化设计的医用防护服探究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ww.gwyoo.com/lunwen/shejilunwen/qghsjlw/202101/733980.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摘要:病毒是目前人类现阶段所遇到的最大挑战,在没有特效治疗药物的状态下医用防护服对医护人员进行有效的自我防护、对患者进行有效的隔离与治疗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是阻止疫情蔓延的重要环节。现阶段医用防护服的设计始终围绕材料、功能、防护能力为核心导向,基于情感精神层面的深化研究尚未涉及,本文将情感化设计带入到医用防护服的研究中,从服装结构、色彩、图案等设计元素,探讨患者认可的情感化设计因素,从而提高防护服视觉效果的亲近感、信任感和温暖感,增强医用防护服的情感慰藉功能。

关键词:状肺炎;情感化设计;疗愈设计;服装设计

一、医用防护服研究现状

2019病毒(SARS-CoV-2)是目前人类现阶段所遇到的最大挑战,此病毒具有潜伏期较长、传播途径多样等特点让人防不胜防,全球感染此病毒的人数也在不断攀升,同时全世界针对该病毒的有效疫苗还处于研发阶段,在没有特效治疗药物的状态下医用防护服对医护人员进行有效的自我防护、对患者进行有效的隔离与治疗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是阻止疫情蔓延的重要环节,因此,医用防护服的设计研究已经上升到一个非常紧迫的地位。国外对医用防护服研究早于我国,其产品的技术含量及附加值较高,并根据不同的防护服装类型制定了对应标准。美国国家防火协会制定的NFPA1999-2008标准,其适用范围为急救用防护服,对其性能要求及相应测试方法做出规定。美国医疗器械促进协会AAMIPB70-2012给出了依据液体阻隔性能对防护服分级的方法,并对每一级的防护服做出不同等级的要求。美国DuPont公司生产的Sontara防护服、Tyvek防护服、Comformax木浆涤纶非织造防护服以及Kimberley-Clark公司生产的涂层非织造布占据着欧美的及大部分市场。戈尔(Gore-tex)公司生产的Crosstech-EMS织物是第一种可重复使用织物,可通过ASTMF1671微生物渗透的检测。在急救防护服方面,DuPont的Biowear材料和日本Bactekiller材料较为出色,可以防止血液和病毒的穿透。我国医用防护服材料的研发进程也相对较快,防护服标准也逐步趋于完善,GB19082-2009、YY/T0506、YY/T1498-2016、YY/T1499-2016等防护服标准相继出台。2010年深圳市新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苏州新纶超净技术有限公司共同研发了防水透湿透气、防血液渗透的TP膜,用来织造医用防护服。2012年大连创达技术交易市场有限公司开发一种透气纳米光触媒医用防护服,纳米二氧化钛涂覆层不仅具有杀菌、消毒的功能,而且可以净化空气,交错重叠设置的两条拉链更保障了细菌等的入侵。

二、情感化设计在设计领域的研究与应用

防护服设计是隔离高传染病毒的最有效工具之一。目前基于医用防护服的研究始终停留在材料、防护功能及检验检测方向,同时,现阶段医用防护服的设计始终围绕材料、功能、防护能力为核心导向,基于情感精神层面的深化研究尚未涉及。许多状病毒患者认为医护者防护服具有陌生感与冷漠感,加重了个人的焦虑恐惧感与心理压力,其视觉效果对于个人康复不利。在当前疫情防治的关键时期,提高防护服视觉效果的亲近感、信任感和温暖感,增强防护服的情感慰藉功能,对于医护人员心理健康和患者康复具有重要作用。在此次疫情中,医护人员自发地在防护服上进行涂鸦、标语、装饰灯手法对防护服进行美化,从而发泄自己压抑、紧张的负面情绪,以到达情感支持与慰藉的作用(图1所示)。因此,从情感化设计角度探讨医用防护服的设计研究显得十分有必要。图1医用防护服的美化(图片来源于人民日报、潇湘晨报官方微博)在国外,美国心理学家阿尔伯特•艾利斯于1950年提出理性情绪疗法整体模型,开启了情感化设计研究。美国著名的认知心理学家唐纳德•诺曼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系统化地阐述了物品的可用性与人类情感之间的关系,提出三种情感化的设计策略,即本能设计、行为设计和反思性设计,最早系统化地阐述了物品的可用性与人类情感之间的关系,正式拉开了情感化设计研究的序幕,为以后的情感化设计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框架。韩国学者Ryang-HeeKm采用主成分分析(PCA)对情绪评价进行i分类识别,回归分析进行量化理论,最终开发出具有清香功能的复合功能纺织品。意大利学者TeresaAlaniz认为情感体验在用户与产品之间的互动中至关重要,创造具有丰富和重要情感特征的产品是一项复杂的挑战。提出了一个支持产品设计团队设想以情感为中心的新产品理念的过程——情感驱动创新(E-DI)。韩国学者Hyun-SukLim综述了基于先前研究对“治疗”和“情感消费时代”的理解,对康复设计进行分类,并了解其设计方法与特征,检验了情感设计与康复设计之间的相关性。学者;提出具有治愈概念的天然治愈床上用品,通过色彩表达了治愈色的建议,使用具有药用功效的天然染料制成环保床上用品获得自然治疗方法的治愈效果,起到帮助健康睡眠的作用。学者JangEunHye通过融合“绿色”趋势和“治疗”概念来进行家用室内纺织品设计,平复具有压力和焦虑感的现代消费者的情绪。苹果手机、奔驰汽车、LV等国际品牌将消费者教育、经验、喜好等个人因素,以及价格、科技、材料、造型、色彩等设计元素导入创新设计,赋予物品更高的情感附加值,取得良好的市场效果。国内的情感化设计研究起步较晚,主要集中在情感需求、情感体验、情感量化等视野下,如在色彩心理学方面,欧小玲认为在医疗环境中根据科室与病种的不同,采用不同色彩进行辅助治疗以缓解病患痛苦心理的理念正在逐步被认同和应用。色彩的变化不仅会影响人的视觉器官,还对人的心血管、内分泌机能及中枢神经系统的活动和其他感觉器官都会产生影响;张海波在《服装情感论》一书中对服装周期中情感分类和服装图像的情感语义进行论述,并建立了服装情感空间模型和服装图像数据库系统,为服装情感化增加了人工智能的力量;刘莹、李孟轩在《基于老年人群体使用的医疗产品情感化设计探析》以空巢老人的情感需求为切入点,给出老年人家用医疗器械的需求和设计方向,使老年人的医疗产品设计更加智能化、人性化;裴儒琪在《关注情感的产品治愈系设计》中提到当技术成熟后,人会开始追求精神需求,关注情感需求、优化情感体验的设计在得到完善、找到合适的定位之后将能发挥巨大的作用,治愈心灵,提升幸福,体现产品的情感价值,将会成为设计的一个主要的目的和方向,这也是以人为本、体现人文主义关怀的表现。

三、基于情感化设计的医用防护服研究

1、研究的基本思路。在大量收集国内外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收集、归纳患者心理需求并将之归纳为感性词汇,主要根据不同患者群体特点,从服装结构、色彩、图案等设计元素,探讨患者认可的情感化设计因素。将情感化设计元素应用于防护服设计,使之具备情感慰藉功能,主要思路见图2。2、主要研究内容。(1)服装情感慰藉研究梳理情感化设计、情绪心理学、精神慰藉等方面理论与文献,为本研究奠定理论基础。对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部分参与抗击病毒的医护人员进行深度访谈等进行研究分析,通过他们间接对病毒患者进行调查,归纳患者迫切需要情感慰藉因素,归纳患者迫切需要情感慰藉因素,提取可信赖、温暖、个性等感性词汇组予以描述。(2)防护服的情感化设计研究笔者设计的防护服的款式分为高防护型和常规医用传染病防护服两种。前者HIGHPROTECTIVETYPE使用内外双层结构,配合氧气供给,适用于特殊人员保护以及极端生化污染情况下的户外工作人员使用。后者为单层结构,配合高防护性呼吸面料,为临床医务工作者提供相应保护(如图3所示)。“情感化疗愈系”设计用生理治愈方式和心理治愈方式来解析组成服装的元素,面料、色彩、廓形都是关键因素。而这种解析又是从治愈主体的角度进行的,即服装的穿着者和观看者。服装的穿着者——自愈;服装的观看者——愈人。笔者在设计过程中使用疗愈色彩、疗愈图形为出发点,从视觉角度弱化防护服给人带来的恐惧感与精神压迫感,达到一定的视觉疗愈效果,维持医患双方的情绪稳定。通过数码印花工艺,对防护服进行视觉疗愈优化。根据不同场景的需要,分为自然疗愈-NATUREHEALING、色彩疗愈-COLOUR-HEALING、儿童疗愈-CHILDRENHEALING三个主题,使其整体氛围或轻松活泼、或宁静舒适,一改传统医用防护服为医患双方带来的视觉压迫感,以求达到一定的情感慰藉效果。

四、结论

医用防护服对保护医护人员安全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也是阻断疫情蔓延的关键一环。笔者尝试着将情感化设计带入到医用防护服的研究中,从服装结构、色彩、图案等设计元素,根据患者的差异模拟各类不同的场景与视觉治愈,从而提高防护服视觉效果的亲近感、信任感和温暖感,增强医用防护服的情感慰藉功能。

参考文献:

[1]NationalFireProtectionAssociation.NFPA1999:2008.Standardonprotectiveclothingforemergencymedicaloperations[S].America,NationalFireProtectionAssociation,2007.

[2]唐纳德•诺曼著,何笑梅,欧秋杏译.设计心理学[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0.

[3]Ryang-HeeKim.DevelopmentandEmotionalEvaluationofScentedClothingusingMicrocapsules[J].ProcediaManufacturing.2015:558-565.

[4]TeresaAlaniz,StefanoBiazzo.Emotionaldesign:thedevelopmentofaprocesstoenvisionemotion-centricnewproductideas[J].ProcediaComputerScience2019:74-484.

[5]Hyun-Suk,Lim.AStudyontheHealingDesignPhenomenonoftheEmotionalConsumptionEra[J].JournalofCommunicationDesign.2017:485-497

[6];.DevelopmentofNaturallyDyedBeddingDesignApplyingaHealingConcept[J].JournaloftheKoreaFashion&CostumeDesignAssociation.2017:15-28.

[7]JangEunHye.AStudyontheDevelopmentofHomeFurnishingTextileDesigntoEmployingGreenColorTherapyConcept[J].JournalofBasicDesign&Art.2018:651-668.

[8]刘莹,李孟轩.基于老年人群体使用的医疗产品情感化设计探析[J].工业设计,2019(12):31-32.

[9]裴儒琪,任宏.关注情感的产品治愈系设计[J].工业设计,2016(01):71-73.[10]张海波.服装情感论[M].中国纺织出版社,2011.

[11]欧小玲.环境色彩心理学与门诊儿科护理[J].湘南学院学报(医学版),2013,15(03):68-69.

作者:钟言 金泳萱 单位:1.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2.广东开放大学文化传播与设计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