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

上传:wwh39666 2022-06-16 举报文章

被举报文档标题: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

摘要:本文基于海南省18个市(县)2010~2019年的面板数据,运用分位数回归及全面FGLS回归的方法,考察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研究发现:从不同收入群体上看,旅游业发展对低收入、中等偏下和中等收入水平农民的收入增长有积极影响,但对中等偏上和高收入水平农民的收入增长起抑制作用。从不同地区上看,海南省东部和中部地区的旅游业发展都显著促进了农民增收,但海南省西部地区的增收作用不显著。

关键词:旅游业;农村居民收入;海南自贸港;分位数回归

旅游业是海南省的主导产业,历来是海南省重点发展的产业。发展的根本目的是增进民生福祉,使改革开放的福祉惠及人民;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是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促进共同富裕。作为海南省的支柱产业,旅游业与民生福祉密不可分。近10年来,海南省旅游业总收入和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呈现上升趋势。那么,海南省的旅游业发展与农村居民收入之间的关系如何?海南省旅游业发展是否促进了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这些问题的考察和探索对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和农民增收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将基于这些核心问题对旅游业发展与农村居民收入之间的关系进行检验,开展实证分析。

1文献综述与理论基础

1.1文献综述

基于国内外文献整理,发现国内外大部分学者认为旅游业发展对农民增收有积极促进效应。Galluzzo等(2017)认为旅游业发展推动了意大利农民收入的增长,RostomBeridze(2019)认为旅游业是格鲁吉亚和阿扎拉的发展机遇,能够促进农民就业和农民增收。国内的很多学者也得出了旅游业发展会促进农民增收这一结论。夏鹤(2020)通过VAR模型证实了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可以促进农民增收。郭磊磊等(2017)以欠发达地区为研究对象,得出了旅游业发展能够显著促进农民纯收入的结论。但有一部分学者对旅游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持保留或质疑态度。侯冠平等(2013)的实证分析结果表明,海南省旅游业发展会使海南城乡二元经济结构问题变得更加尖锐,使得城乡收入差距不断加大。JunpingWang(2016)以窑古镇旅游社区为例,发现该旅游社区在发展旅游业的过程中,造成了收入分配上的不平衡。因此,对于海南省旅游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这一观点还需要进行具体检验和具体分析。

1.2理论基础

1.2.1旅游地生命周期理论巴特勒(Butle,1980)基于产品生命周期理论,认为旅游业发展在不同的生命周期下对地区经济发展的带动效应是不同的。这一理论可以应用于海南省旅游业的研究,为海南省旅游业发展提供战略指引。1.2.2产业结构理论产业结构理论的源头可追溯至17世纪,其中关于产业结构演变规律和趋势的理论为本文研究主题提供了理论基础。海南省的旅游业作为其主导产业,对海南省经济的发展和农民增收具有重大影响。1.2.3增长极理论增长极理论是佩鲁(Perrour,1950)提出的非均衡区域发展理论,该理论认为经济增长是从个别“增长节点”逐渐向其他地区或部门传导,因此选取合适的区域或地理空间作为“增长极”对推动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将旅游业视为海南省经济发展的增长极,发挥旅游业“增长极”的辐射带动作用,实现全省旅游业共同发展。

2旅游业发展与农民收入变化的机理分析

2.1提供就业岗位,改变农民收入结构

旅游业发展可以提供大量就业岗位。在我国,旅游业成为促进就业的重要渠道。旅游业能够极大吸收农村剩余人口,推动农民增收。此外,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旅游业特别是民族旅游业可以充分发挥脱贫攻坚的效应,提供就业岗位,从而提升农村居民收入水平。旅游业发展会改变农民收入结构,促进农民增收。

2.2调整产业结构,促进多产业融合

旅游业可以调整产业结构,进而促进经济增长。产业结构调整对农民收入结构有较大影响,通过产业结构调整改善农民收入结构,从而影响农民增收。旅游业通过与农业融合,将农副产品及特产引入景区,这一融合会影响到农产品的销量、销售渠道等,从而促进农民增收。旅游业与非农产业融合,带动相关产业发展,能够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及农民增收。

2.3完善基础设施,优化生态环境

通过完善旅游业基础设施,优化生态环境能够间接促进农民增收,实现地区经济和旅游业可持续发展。一方面,旅游业的发展不断对基础设施等“硬件”提出新的要求;另一方面,改善基础设施、打造生态宜居美丽乡村,这能极大地提高旅游业发展的质量,促进旅游业长期稳定发展,同时也可起到改善人民生活水平,间接地提升农民收入的作用。

3研究设计

3.1模型构建

为了分析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构建面板固定效应模型:lnRIit=β0+β1TDit+∑nγnConit+ωi+υt+uit其中,i代表城市个体,t代表年份时间,Conit是影响农民增收的控制变量,ωi代表个体固定效应,υt代表时间固定效应,uit是随机扰动项。模型构建的具体过程如下。F检验、LM检验和Hausman检验的结果认为FE优于混合回归、RE优于混合回归且FE优于RE。因此拒绝混合回归和随机效应模型,选择固定效应模型。

3.2变量定义

被解释变量为农民增收。本文使用农民人均纯收入(元)来衡量农民增收这一因变量。本文样本选取的时间区间为2010~2019年,为消除通货膨胀的影响,本文使用基期为2010年的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对农民人均纯收入进行价格平减,并对其进行对数化处理,记为lnRI。核心解释变量为旅游业发展。用旅游业总收入的GDP占比(%)衡量旅游业发展水平。该指标反映了旅游业对地区的经济贡献,如果这一比重高,则说明当地旅游业发展好,对地区GDP的贡献大,记为TD。控制变量为城镇化率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城镇化率用用非农业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衡量,记为UR。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用地方人均GDP(元)衡量,进行对数化,记为lnPgdp。3.3数据来源本文以海南省18个市县为研究对象,时间跨度为2010~2019年,基于以上构建面板数据进行实证分析。样本数据主要来源于2011~2020的《海南省统计年鉴》、2011~2020年海南省各市县统计年鉴、2010~2019年海南省各市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和历年海南省各市县政府工作报告,个别数据缺失值使用插值法补全。

4实证结果及分析

4.1旅游业对农村居民收入的总体影响

本文使用分位数回归分析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总体影响,通过分位数回归,对不同收入群体进行区分,深入探究在不同收入水平下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本文选取5个分位点:0.1、0.25、0.5、0.75和0.9,分别代表低收入、中等偏下、中等收入、中等偏上和高收入水平农民。在进行分位数回归前,为避免伪回归的情况出现,需对变量的平稳性进行单位根检验。IPS检验、Fisher-ADF检验和Fisher-PP检验的结果表明,各变量具备平稳性。分位数回归的结果显示,在10%、25%和50%的分位点上,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有间接促进作用;在75%和90%的分位点上,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有间接抑制作用。这说明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对中等偏上和高收入水平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不明显,低收入、中等偏下和中等收入水平的农民是受益者。旅游业的发展吸收了农村剩余劳动力,增加了就业岗位,为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和农民收入的增长做出了贡献。关于旅游业发展对中等偏上和高收入水平农民增收出现的间接抑制作用,可能是由于产业结构的调整给农业带来产业内部的变动,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资源配置和再分配的问题,因而造成了不显著的抑制影响。

4.2旅游业对农村居民收入的空间差异

根据最新的海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关于海南省的区域划分,可将海南省分为东部、中部、西部、海澄文一体化综合经济圈和大三亚旅游经济圈五大地区。海南省的五大地区在旅游业发展、地区经济水平及城镇化上均存在较大差异,截至2019年,海南全省星级饭店数总计953家,海南省东部地区、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星级饭店数分别为708、131和114家。海南全省旅游景区数量共62个,东部地区、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旅游景区数量分别为46、10和6家。由此可见,海南省三大地区的旅游业发展状况各异,其中海南省东部地区的旅游业资源及发展条件是三大地区中最好的,中部其次,西部最差。进行地区异质性的分析,有助于识别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空间差异,更好地把握地区发展特征。由于海南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已经包含所有研究对象,所以本文基于海南省东、中、西部地区进行实证分析。每个地区样本数据的时间区间在2010~2019年,共10年,而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各包括6个市县,3个地区的时间跨度都大于其市县数量,因此该面板数据为长面板。基于长面板进行沃尔德检验(Greene,2000)、沃尔德F检验(Wooldridge,2002)和Frees检验,发现存在组间异方差、组内自相关和组间同期自相关的问题,因此本文选择全面FGLS进行回归,分别对3个地区展开实证分析。全面FGLS回归结果显示,东部和中部地区旅游业发展对农民增收均有显著的促进作用,西部地区旅游业发展对农民增收的作用并不显著。东部和中部地区的旅游业发展都在1%的水平上显著促进了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西部地区的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促进作用并不显著。在同一显著性水平上,中部地区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回归系数值小于东部地区,这是由于中部地区近年来虽大力支持旅游业发展,但是相比于东部地区其交通运输和旅游业基础设施仍有较大提升空间。西部地区的旅游业发展对农民增收有促进效应但不明显,这可能与西部地区的某些市县旅游业基础相对薄弱,旅游业资源和优势相对较弱有关。

5结论及建议

海南省旅游业的长期繁荣发展至关重要,而旅游业发展的好坏,很关键的一个评价指标就是旅游业给地区经济带来了多大贡献,给人民生活水平带来了多大改善。本文通过分位数回归和全面FGLS回归,检验了海南省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效应。研究结果表明,海南省旅游业发展促进了低收入、中等偏下和中等收入水平农民的收入增长。从地区差异上看,旅游业发展对海南省三大地区的农民增收具有促进效应,其中对东部和中部地区的农民增收具有显著促进效应,对西部地区农民增收的促进效应不显著。基于以上结论,提出如下建议。第一,因地制宜全力发展旅游业,加大资本引入和政策支持,为旅游业发展提供充足的物质基础和资本输入。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大力发展特色乡村旅游业,为农民转产转业提供助力,促进农民增收。第二,促进多产业融合,对农副产品和其他特产包装为旅游产品,促进农民增收。大力推动旅游与购物零售、演艺会展等产业的融合,发展新业态,培育旅游消费新热点,从而拉动旅游消费增长,促进农民增收。第三,大力支持中部和西部旅游业的发展,借鉴东部地区旅游业发展的先进经验,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交通。提升从业人员技能和素质,持续推动美丽乡村建设,改变村容村貌,发展乡村旅游。

作者:周明华 王伟 刘梓杰 蔡慧贤 秦嘉仪 郭韬 单位:广东海洋大学 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