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次数:人次

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探索

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要不要市场调节,这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社会主义建设初期,我国经济调控模仿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在实践中出现了诸多弊端。围绕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下的市场调节问题,中国共产党人进行了曲折探索,取得了积极成果。其中,张闻天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可以利用市场的思想独具创见,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先声。

一、奠定社会主义能够利用市场的理论基础

传统社会主义把计划和市场这两个经济调节手段赋予了意识形态内涵,市场被作为资本主义的东西为社会主义所排斥。为纠正错误思想,张闻天从高一级社会形态取代低一级社会形态须进行生产方式的必要继承的角度,论证了市场只是经济发展的手段,不具有意识形态性质,为社会主义能够利用市场提供了理论依据。首先,从“价值”、“价值规律”、“资本”等资本主义经济范畴入手,说明利用市场调节经济是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生产力的继承。张闻天认为,这些经济范畴表现一切社会化大生产的共性,“不只是表现生产关系,而且表现生产力”。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后,其生产关系已经和资本主义有质的不同,但是生产力还存在,所以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中,这些范畴“仍然可以而且必须利用”。[1]这样就纠正了不同社会制度下的经济范畴不可以共用之错误思想,指明社会主义同样可以利用价值规律和市场调节经济。其次,进一步从方法论上分析对市场和价值规律做机械理解的思想根源。他说“人们由于过分强调阶级性、特殊性,因而忘记了共性、一般性,忘记了继承与发展”。[1]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要经历五种社会形态,不同社会形态由低级到高级,形成联系基础上的区别、继承基础上的发展的链条,每一种社会形态都不可能是孤立存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除了有阶级性不同之外,还具有社会化大生产的共同之处。思想错误的根源在于违反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再次,创造性地提出生产关系两重性理论,进一步从生产关系的继承性上论证了市场调节经济的手段性质,为社会主义使用市场调节经济提供了哲学依据。张闻天对生产关系的内部结构进行了划分,指出它的两重性即:一般和特殊。前者为表现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后者为表现所有关系的生产关系。前者通过后者来表现,就是说当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所取代,消灭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特殊,而其生产关系的一般被社会主义所继承,在社会主义的所有关系中表现出来。“这是社会生产的继承性、连续性的表现。这就是人类社会生产的历史。”[1]此理论表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存在着部分生产关系方面的继承性。作为生产关系的一般,价值规律和市场被运用于社会主义的经济调节,是共性与个性、特殊与一般、否定与继承的统一,是符合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这样就使市场同社会性质剥离开来,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找到了哲学依据。

二、利用计划和市场两个手段调节社会主义经济

1962年张闻天的《关于集市贸易等问题的一些意见》提交中央。报告是对苏联与中国经济发展中的计划和市场的历史反思,也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理论上的重大突破。报告有五大观点。1.树立大市场、大流通和大贸易的观点。在市场流通的地域范围上,要有计划、有组织地“超出本地区的范围”,同其他地区进行物质交流,集镇市场要“成为全国市场的一个组成部分”。他特别强调:“集市贸易有扩大成为地区性市场并成为一个地区的经济中心的趋势”,“有利于发展农工业生产和满足群众社会上和生产上的需要。”[1]所以开放市场应该成为“经常的和固定的方针”。2.扩大市场的主体构成、商品品种、地域范围。建议市场要存在多种经济成分,不但容许公有制国营的集体的商业,而且要适当容许非公有经济成分,如夫妻店、个体手工业者、小商小贩的存在,还要学会利用公私合作商店。在商品的品种上,不仅包括消费资料而且包括生产资料。3.要尊重价值规律。张闻天指出,要“突破妨碍物资交流和商品周转的人为限制和障碍”,需要解决三个问题:“数量太少,品种太少”;“管理太严,限制太死”;“价格背离价值,定价不动,被动量化”。[1]这就需要发挥价值规律对生产流通的调节作用。4.加强国家对市场贸易的领导和管理。张闻天认为国家对市场贸易的领导和管理不能采取单纯行政手段,而是“有领导、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管理,把它纳入法制化、规范化的轨道,并明确提出了三种手段,即法律、经济和国家调节和控制。5.指明计划与市场共同调节经济的总发展趋势。“随着国家采取适当的经济措施,加以诱导和利用财政状况的好转,工农业产品的增多,通货膨胀的消除,市场物价会逐渐下降”,“那时,两种价格的局面,就会逐渐消失,而为一种价格所代替了。”[1]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就形成了。

三、张闻天利用市场调节经济思想的意义

1.树立解放思想的典范。传统社会主义有三大原则: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反之,社会主义有三大戒律:不能有私有制、不能有市场经济、不能存在其他分配形式。面对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张闻天敢于解放思想,冲破意识形态的桎梏。他批评斯大林不重视价值规律,认为“至于价值法则,斯大林更是断然否定这个法则在社会经济中起着生产的调节作用”。[2]1962年,扩大市场的建议曾被指责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张闻天回答说:“现在建国十几年了还要画地为牢,是不应该的。实行这个办法,是会带来一系列问题的,但只要因势利导,这些问题是可以克服的。”他突破旧理论,提出社会发展联系性和生产关系两重性理论,论证了运用市场调节经济不仅是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生产力的继承,也是对他部分生产关系的必然继承。从而解决了前人和同时代人所没有解决的问题,其理论为改革开放成果所证实,也再次说明张闻天是社会主义时期思想解放的先驱。2.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提供哲学依据。“左”的错误思想认为计划和市场都具有阶级性,分别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标志,因此在社会主义国家,市场经济被看作不可触碰的资本主义雷区。张闻天揭示了生产关系内部的两重结构,其中表现所有关系的生产关系会随着资本主义的灭亡而灭亡,表现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如不具有阶级性的市场和价值规律等,则会继续存在于社会主义所有制中并发挥作用,这就从根本上指出了市场和价值规律是调节经济的手段的实质。马克思主义认为计划经济的产生,是为了满足规模日益扩大的、系统的、复杂的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在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计划调节比市场调节更具超前性,更能从宏观上合理安排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在社会生产各部门的比例,使得产品的数量和品种更为适当。而社会化大生产不仅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而且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因而资本主义社会同样需要计划调节。不过由于社会主义社会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因而计划调节经济的程度更深、广度更大,但是这仅仅是程度问题,而不是阶级属性问题。另一方面,任何人为的计划调节都是有局限的,市场调节的灵活性、它对于庞杂市场需求的满足度、以及它开疆拓土的能力是计划调节所不具备的,所以社会主义也需要市场调节经济。张闻天的生产关系两重性理论,深化了对于生产关系的认识,从根本上论证了市场和价值规律不具有意识形态内容,它们只是社会化大生产中调节的经济手段,为社会主义利用市场奠定了哲学基础。3.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奠定基础。针对完全计划体制的弊端,八大前后中共党内对计划与市场的关系问题开始探索。陈云认为,资本主义大范围内不合理,小范围内合理;社会主义大范围内合理,小范围内有不合理之处。要使两个方面都合理,就应当在国家市场指导下允许自由市场的存在。[3]以上主张得到刘少奇、周恩来等人的赞同,毛泽东也认为:“价值规律作为计划工作的工具,这是好的。”[4]这是在国家调控企业占绝对优势的前提下,允许小规模市场调节存在,目的在于增加计划体制的活力。而张闻天关于计划和市场的理论不仅继承同辈人的相关探索,而且进行了独具创见的发展。他认为计划和市场不是一个主一个辅的关系,而是要比肩同坐,相互结合,共同发展,形成计划有序指导和市场灵活调节共同作用的协调有序的社会主义经济调节新体制。这正是当今的宏观调控和市场配置资源相结合的理念,它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形成具有开拓性意义。1992年,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之论述,[5]成为党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理论根据。此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把计划调节经济的宏观把控的优势与市场应对复杂社会需求的机动灵活特性有机结合起来,建立了计划和市场优势互补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我国经济安装了迅猛发展的引擎。

参考文献:

[1]张闻天文集(4)[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2.

[2]张培森.张闻天年谱(下)[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

[3]陈云文集(第3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

[4]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简本))[M].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1998.

[5]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作者:王成元 单位:河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关于本站:中国最大的权威的公务员门户网站-公务员之家创建历经7年多的发展与广大会员的积极参与,现已成为全国会员最多(95.4万名会员)、文章最多、口碑最好的公务员日常网站。荣膺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与权威媒体推荐,荣登最具商业价值网站排行榜第六位,深受广大会员好评。

公务员之家VIP会员俱乐部

在公务员之家您可以分享到最新,最具有时事和代表性的各类文章,帮助你更加方便的学习和了解公文写作技巧,我们愿与您一同锐意进取,不懈的追求卓越。

如何加入公务员之家VIP会员
第一步:先了解公务员之家,查看VIP会员特权
第二步:银行汇款或在线支付,汇款即时到帐
第三步:汇款后立刻联系我们,将您的汇款金额和流水号告诉客服老师,3分钟内系统核查完毕并发送VIP会员帐号到您的手机中,直接登陆即可。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文秘服务 | 发表服务 | 支付方式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